正文_一百章 你只會害了他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47:58
A+ A- 關燈 聽書

 “離開歐陽文羲!”在漫長的等待之後,在江紫薰以爲這個人不會開口時,對方以強制命令的口氣說出這句話。

 “爲什麼?”早有預感,她不動聲色,努力忽視對方高大身影的壓迫感,冷靜的問,“你是崔美娟派來的?”

 “崔美娟算什麼東西!”青年男子不屑的冷哼一聲,“那種貨色給他提鞋都不配!”

 估計他應該與崔美娟沒有關係,聽他的口氣,對墨麟似乎很有敬意,不像是仇家。那麼,他又是誰?

 只是她剛剛這麼想,青年男子又加重語氣強調了一遍:“離開歐陽文羲!否則,不是他死,便是你死!”

 這句話又讓她不能確定了!

 “離開歐陽文羲,我給你一百萬!”男子的口氣無端的狂妄,將她的尊嚴狠狠踩在腳下,“歐陽文羲確實很有錢,但他說不定哪一天就厭倦了你,你從他那兒得到的不會比從我這裏得到的多!”

 又是這套數,三十萬不成又變一百萬了,江紫薰冷笑:“我認識他的時候,他身無分文!如果爲了錢,我從一開始就不會和他在一起!”

 “二百萬!”更加不屑的聲音。

 “請你回去告訴你的主人,不要再用錢來褻瀆我們之間的情分!我不會離開歐陽文羲!”江紫薰的語氣還算是客氣的,她不想惹怒對方。

 “三百萬!”

 “我真的不會離開歐陽文羲!”

 “四百萬!”

 “請你出去!”

 “五百萬!”

 這人是個瘋子,聽不懂話,江紫薰不理會他,乾脆閉上眼睛睡覺。

 對方把價錢開到一千萬的時候,忍不住暴怒,“女人,不要太過分了!一千萬是最高價了,是看在你對他有真情的份上,否則我不會給你這麼多!”

 江紫薰越聽越對他的身份感到懷疑,“你到底是誰?”這個人的聲音有些耳熟,好似在哪裏聽過,可是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爲崔美娟做事,因爲崔美娟不會花這麼多的錢買她離開,也不會把她“請”到這個地方來,好吃好喝的對待。

 這個人的做法,有一種讓她說不出來的感覺。

 “我是誰,你管不着!我也不可能告訴你!”

 “那你與文羲是什麼關係,爲什麼要讓我離開他?”她小心翼翼的試探着問。

 “不要叫得那麼親熱!別把自己當做是他的女人,你跟着他,他只會死!會死!”青年男子的聲音激動之中帶有一絲仇恨。

 江紫薰驀地坐了起來,“什麼?”

 腦子裏有一種極爲強烈的什麼東西,在拼命的掙扎,艱難的掙扎,卻怎麼也衝不破包裹在外層的束縛,做到破繭而出。

 “還裝,還裝!江紫薰,當年如果不是因爲你,他怎麼會死?”青年男子憤怒的一拳頭捶在牀沿上,“江紫薰,你這個女人,你只會害了他,只會害了他!”

 “你在說什麼?”江紫薰激動的想要衝過去,可恨冷冰冰的手銬禁錮着她無法離開,“你到底是誰?你,你怎麼知道歐陽文羲以前的事情?我爲什麼會害了他!”

 這個男子雖然說着歐陽文羲的事情,可是她卻覺得,他口中的歐陽文羲並非是真正的歐陽文羲,而是秦墨麟。

 她所不知道的墨麟!

 “如果不是你,他不會拒絕爺爺!他本來是應該回來……”

 那一年,他剛剛考上高中,襄城四中。這是他夢寐以求的學校,因爲他的哥哥,他最最崇拜尊敬喜歡的哥哥曾經在那裏就讀。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家裏動用了關係,他如願以償被分配到了六班,哥哥曾經待過的班級。

 雖然哥哥已經畢業,但是他願意一路踏着哥哥的足跡,追尋着哥哥曾經留在這座校園裏的一點一滴,因爲哥哥的曾經存在,這裏的一切都讓他覺得新奇有趣。

 那年暑假他異常興奮,因爲爺爺說,哥哥很快就會回來,回到秦家,再也不會走了。在夏季裏最悶熱的天氣裏,哥哥回來了。幾年未見的哥哥長的高大帥氣的讓他不敢認,也不敢打招呼,很丟臉的躲在了爺爺書房的櫥子裏,偷窺。

 那天哥哥與爺爺吵架了,吵的很兇。爺爺讓哥哥回來繼承家業,讓他娶自己老部下的女兒。哥哥拒絕了,很堅決的,不留餘地的拒絕了。

 爺爺問哥哥,這麼大的家業,上百億的資產,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哥哥說,繼承家業是我的責任,我不會推辭,會努力做到最好。但是,娶妻,我做不到,因爲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如果繼承家業是以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爲前提,我不稀罕!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爺爺生氣的責問,那你稀罕什麼?爲了一個女人值得嗎?

 值得!世上再也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值得了!我對那個女孩已經有了承諾,我們永遠都不會分開。

 對不起,爺爺!

 哥哥跪下對着爺爺恭恭敬敬的磕了兩個頭,而後站起轉身離開,毫不留戀。

 爺爺氣的渾身哆嗦,拿起鎖在抽屜裏多年的一把袖珍手槍指着哥哥的後腦勺,咬牙切齒。

 永遠都不會分開!我現在就叫你們兩個分開,今天,只要你敢走出去一步!你這個兔崽子,你只要敢走出去一步!

 他當時嚇的瑟縮在廚子裏一動也不敢動,怕爺爺真的會開槍打死哥哥,爺爺向來說一不二。

 一顆一顆的子彈在他耳邊呼嘯,能夠非常清晰的聽見彈片射進實木書櫥的聲音,書櫥門上的玻璃被震得“嘩啦啦”碎了一地,子彈掠過書房門上的氣窗,整個書房都好像在顫動。他感覺彷彿來到了硝煙瀰漫的戰場,渾身抖個不停,眼淚止不住的流出來,低下頭死命捂住耳朵。

 一直到現在他都不明白,哥哥怎麼敢頭也不回的走開,在爺爺的槍聲裏,在當年號稱神槍手的爺爺的槍聲裏,沒有絲毫的怯懦,毅然的決絕的離開。

 書房的地上淅淅瀝瀝的血跡,他大驚失色追出去,很膿包的大哭着追出去,一直追到公路邊才追上哥哥。哥哥的額頭上、手臂上全都是血,他嚇壞了,拉住哥哥的衣服,“哥哥,你受傷了,趕緊回去,要不然你會死的!”

 哥哥滿不在乎的看一眼被鮮血浸透的白色T恤,將受傷的那隻手cha進褲兜裏,笑着說:“傻小子,我不會死!”

 他指

 着哥哥衣服上的血跡,聲嘶力竭的大喊:“你怎麼不會死!你爲什麼不留下來!爲什麼要惹惱爺爺!爺爺會殺了你!他真的會殺了你!”

 哥哥糾正他:“爺爺不會殺我,爺爺不是殺人犯!”

 “我不管!反正,你不要走!”他哭着哀求,“哥哥,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

 “軒!”哥哥的手輕輕的柔柔的爲他擦着眼淚,“不要哭,你已經長大了。”

 “哥哥,你爲什麼要走?難道你不怕死嗎?”

 “當你心裏滿滿的只裝着一個人的時候,就沒有什麼可怕的了。”哥哥的臉上的神情溫柔的好像藍天上雪白如棉絨的雲,但卻是異常堅定的說,“哥哥肯定是要走的!”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問題你當初問過,我也已經回答過。”

 他尖銳的嗓音劃破世外桃源的寧靜,兩手狠狠扯住哥哥的衣服,控訴一般道:“哥,你騙我!你騙我!現在你還騙我!”

 哥哥伸手想要撫摸他的頭髮,卻被他躲開,哥哥收回手無奈的笑,“就當我是騙你好了!軒,我走了,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照顧爺爺,照顧秦家!”

 他真的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哥哥竟然真的就這樣走了,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從他的視線裏消失,那個曾經對他悉心關懷的哥哥真的是在欺騙他。一瞬間,他暴怒了,最純真的心,最純潔的情卻被人無視,懷着一顆無限憧憬崇敬的心期待的結局是沒有結果,他傷心欲絕。

 “秦墨麟,你給我站住!你難道就這樣走了嗎?你放棄你的父親,放棄你的家族,放棄你的弟弟,你放棄了一切應該負起的責任!你好狠的心!”

 是的,那個叫做秦墨麟的男人,真的好狠心!而這一切的根源都是一個女人,一個叫做江紫薰的女人!

 又是暴雨的天氣,空中電閃雷鳴,瓢潑大雨從天空澆灌而下。他在大雨中走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像一個找不到去處的孤魂野鬼一般。

 哥哥走後第三天,傳來一個驚天的噩耗。哥哥死了,死於車禍。

 他哭着找到爺爺,第一次以質問的語氣對家裏無人敢反抗的爺爺說話,他嚎啕大哭。

 爺爺,你爲什麼不早點接哥哥回來,爲什麼不早點?

 如果再早一點,說不定就不會讓那個女人趁虛而入,他的哥哥還只是他一個人的哥哥。

 江紫薰震驚了,她從不知道這件事情,墨麟從來都沒有說,他也沒有機會說。面對着這個忽然冒出來的秦墨麟的弟弟,她一點兒也不覺得怕了,只感到萬分的親切,不忍看這孩子傷心,“你不要難過了,墨麟他並沒有死!”

 “沒有死又怎樣?你知道我的感受嗎?當我知道哥哥的死訊時,當我以爲哥哥死去時,那幾天我生不如死,我後悔,後悔當初怎麼就沒有拉住哥哥。我夜夜都會夢見留下了哥哥,轉身卻又見到哥哥渾身是血。”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哥哥會留下來,肯定活得比現在要好!也不會發生後來一系列的事情,他不至於那麼慘!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那樣傷心欲絕的哥哥!江紫薰,你這個禍水,我不會放過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