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九十九章 寶貝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47:49
A+ A- 關燈 聽書

 秦雲軒獨自一個人沉浸在黃昏的暗影中,寂寥的眼死死盯住天際那一輪散發着淒冷光芒,尖利如鉤的孤月。現代工業的蓬勃發展使得這個城市空氣混濁,夜晚連一顆星星都看不見,這樣一輪月獨自掛在那裏,不會覺得寂寞嗎?

 或許,終有一天,這僅有的那一點屬於自然界夜晚的亮光也會消失,淹沒在城市的喧囂之中。

 哥,這世上還有一個水靜天藍的地方,你爲什麼不願意回去?你認爲值得嗎?

 歐陽文羲心急如焚,卻不得不保持冷靜的頭腦。紫薰已經失蹤了兩天,在這兩天時間裏,他把什麼壞的後果都想到了,哪一種都不是他能夠承受得住的。

 如果是綁架的話,應該早就會聯繫他索要財物,可是這兩天時間裏,死寂死寂的,他沒有接到任何有關這件事情的消息,風平浪靜的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假如紫薰真的遭遇了不測,他該怎麼辦?怎麼辦?

 如果是仇殺,紫薰從未得罪過什麼人,對方若是衝着他而來,也不會一聲招呼都不打。

 難道是人販子?

 縮進沙發的陰影裏,他痛苦的將頭深深地埋在手掌中,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他會心痛的死掉。

 那天他睡得很沉很沉,甚至都不知道紫薰是什麼時候起來的,她起來要做什麼,也不知道。一點點線索都沒有,他想要查都沒有辦法查。

 可恨的,他爲什麼什麼都不知道?

 “爸爸,媽咪到哪裏出差了?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回來?”小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小丫頭的聲音顯得忐忑不安。

 這個孩子太敏感了,或許是自小生活在孤兒院的緣故,雖然年紀幼小,卻看慣了人情冷暖。可憐的孩子!當他從周峯那裏知道當年紫薰爲了生下這個孩子差些死在產牀上時,覺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

 是的,他是一個罪人,一個拋棄妻子的罪人!

 那天,病房裏臉色蒼白的周峯異常激動,質問他紫薰這麼好的女孩子,爲什麼要懷疑她,那天在海明威爲什麼要打電話給他,想要證明什麼?

 他無言以對,是的,他曾經懷疑過紫薰,妒忌她與周峯之間的情誼。可是,後來他了解到事情並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樣,紫薰從來都沒有背叛過他,從來都沒有!

 他想要彌補,彌補以前犯下的過錯,可是老天爲什麼不給他這個機會?爲什麼?

 當着孩子的面,不能夠哭出來,不能讓孩子知道她的媽媽不見了。他擡起頭強裝笑顏,將這個她愛

 護勝過生命的孩子緊緊摟在懷中,柔聲哄着她:“果果乖,媽咪很快就回來了。我保證,媽咪很快就回來!”

 “真的嗎?”小手捧起他的臉不讓他低下頭,秦果嫣一雙大大的如同一汪清水般澄澈的眼睛定定得看着他。

 面對女兒這樣的目光,他實在無法說謊,“果果,你餓了吧?爸爸給你找吃的。”將話題轉移,找個藉口,轉身站起來落荒而逃,“寶貝,你想吃什麼?”

 沒有回答,小手用力拽住他的風衣下襬,“爸爸,你爲什麼哭?”

 下意識得往臉上抹了一把,什麼都沒有,歐陽文羲想要笑,假裝被女兒騙了以後的無奈的笑,卻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真是調皮,爸爸什麼時候哭了?”

 “昨天晚上,我看見的。”秦果嫣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爸爸,你是不是也想媽咪了?”

 想,怎麼可能不想?如果不想,也不會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想她想到淚流不止。

 “爸爸,過來!”秦果嫣小手拍拍沙發上剛纔他坐過的位置。

 女兒眼睛裏認真而又堅定的神情,不容拒絕,也不忍心拒絕,他聽話的坐了回去。

 秦果嫣爬到沙發上,小手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後背,就像媽咪曾經哄她那樣柔柔的說:“噢,噢,爸爸乖,不哭,不哭,媽咪很快就會回來!”

 驀地眼前升起一層水霧,差一點沒有忍住。女兒那稚嫩軟糯的聲音,在這空曠的房間裏,顯得異常軟柔寧靜,一點一點的融化掉他心底的那層維持理智的堅冰。

 物華典當行,李在恩的辦公室。

 “李總,這是Moon的資料。”

 李在恩頭仰在椅子靠背上,拿起那一沓紙張隨手翻閱,漫不經心的問:“Moon幾天沒來上班了?”

 “三天。”

 “他辭職了嗎?”

 “我馬上去辦!他這樣隨隨便便的人,就算不辭職,我們也不能夠再用了!”

 “不!”李在恩食指微擡做了一個反對的動作,“年輕人嘛,貪玩一些是正常的,看在他以往工作勤懇的份上,可以再給他一次機會。”

 “是!”

 “好好查查他在做什麼,如果真的不是什麼不能夠原諒的事情就不要計較了,去吧!”

 偌大的辦公室裏只剩下李在恩一個人,他眼睛裏的慵懶鬆散倏忽不見,一瞬清冷銳利的眸光直視手中的白紙黑字的紙頁。

 Moon,中文名秦雲軒,籍貫虞州洛川,“秦石記”總

 裁秦海峯次子。

 難怪對珠寶那麼在行。

 Moon一進入物華典當行就受到了他的關注,那孩子對經手的各式珠寶,幾乎都能夠說出來產地、材質、成色,就是偶爾收到一些稀罕的古代珠寶,也能夠辨識。像Moon那麼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多少經驗,很明顯是受到過專門的訓練。

 卻沒有想到他是全國最大珠寶行業“秦石記”,秦家的孩子。這種紮實的功力,怕是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練習了吧。

 只是秦家的公子,錦衣玉食的小公子,怎麼會看上他這小小的典當行?看他的年齡應該還在上大學。

 李在恩將資料合上,修長的指輕輕按壓在封面上,嘴角浮現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嗯,這件事情可是相當的有趣。

 一個小時以後,李在恩接到了一個電話。

 “什麼?”李在恩慵懶隨意的笑容僵硬在臉上,“你說什麼?”

 江紫薰好幾夜都睡得不踏實,她本來就是那種難以入睡的人,太過緊張就更睡不着。只是,就算是鐵打的人也禁不住幾天幾夜不睡覺。

 綁架的第四天晚上,她真正地睡着了。不過即使是在熟睡中,由於所處的特殊環境也很容易就醒來。大約半夜時分她被一陣爭吵聲驚醒,不過爭吵已經到了尾聲,外面很快就沒有了聲音。

 過了一會兒,有人朝這邊走來,接着房子的門被人推開。來人沒有開燈,鬼影一般走進來之後又把門給帶上,還上了鎖。

 那人腳步輕輕的朝她走過去,那一步一步,都好似走在她的心尖上,脆弱的心臟承受不了那樣的壓力,她隨時都可能喊出來。

 “醒了?正好!”那人往前走了幾步,可能察覺到了她不同尋常的呼吸聲,腳步頓在一步之外,“女人,我們談談!”

 聽聲音是個年輕的男子,適應了黑暗的她,能夠隱約看見他頎長秀挺的身材的輪廓。

 這間房子就好像是真正的牢獄一般,被關的幾天裏沒有一個人跟她說過話,樑智斌自從那天之後再也沒有來過,或許來過,只是她不知道。

 送飯的是一位皮膚黝黑的中年婦女,這個女人恰恰是個啞巴。一天三頓吃喝拉撒,全是這個啞巴在照料,她幾乎要憋出病來,迫切的希望找到一個人說說話。不管是什麼人,只要能夠跟她說話就成。

 可她沒有想到,這幾天來第一個與她說話的會是面前那個黑漆漆的不速之客。

 她有一種感覺,這個纔是真正綁架她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