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1章 你要聽我的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34:55
A+ A- 關燈 聽書

“滾開!”

剛觸到江紫薰的手,歐陽文羲就像是碰到了極度厭惡的東西一樣皺着眉頭甩開,搖搖欲墜的身體微微踉蹌了兩步,斜靠在窗框上。

從懷裏掏出一支菸,就要用打火機點燃。

江紫薰突然地就有些生氣,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膽量,衝過去一把奪過他的煙扔進了垃圾桶。

“你現在先給我回房去好好睡一覺,想要抽菸,等明天你清醒了…“

“多少都成!”

強硬命令的口氣,不容置疑。

歐陽文羲擡頭凝着她,冷意浸染的眸子裏有一瞬間的恍惚,就趁着他呆愣的這一瞬間。

江紫薰迅速地靠過去,抓住他的手臂越過自己的肩膀,扶着他往電梯走去。

歐陽文羲雖然不像此前那般抗拒,卻也不怎樣樂意她的靠近。就這麼黏黏糊糊在牆壁上,走走停停的,動作非常緩慢,她被這個男人的態度徹底激怒了,衝他低低地吼道。

“現在乖乖地跟着我走!“

“我是你的祕書,不可能不管你!“

“清醒的時候你做主,喝醉了,你就要聽我的!”

歐陽文羲一雙俊美微微擰了起來,目光仍舊是冷凝清淡的,但是身體卻聽話了許多。

江紫薰不知道歐陽文羲到底喝了多少酒,失去牆壁依靠的高大身體重重的傾斜下來,差些將她壓倒。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屬於成熟男子的氣息混合着菸草與酒精的氣味,狠狠撞擊着她的嗅覺,深深進入靈魂,說不出的sin感妖嬈。

此前從來都還沒有靠哪一個男子這麼近過,就是深深埋在心底的那個人,也不過就是甜蜜的拉拉手而已。

身旁這個男人靠得她極近極近,嘴脣幾乎碰到了脖子,溫熱的鼻息一陣又一陣噴灑過來,帶起全身一陣酥酥麻麻的癢。

不用照鏡子江紫薰也知道,現在自己的臉紅的與醉酒的歐陽文羲有的一比。

進入電梯間,靜謐狹小的空間裏,彼此的呼吸聲清晰可聞,江紫薰覺得燥熱地透不過氣來,短短几秒鐘的時間竟是那般的煎熬。感覺到歐陽文羲似乎側過了臉

去,兩人交織在一起的呼吸分開。

來到服務檯,從工作人員手中接過房卡,深一腳淺一腳地往1106號房間走去。

幸好歐陽文羲一路上再也沒有發酒瘋,非常聽話地仍由她扶着。

房門打開,歐陽文羲立刻變臉,不耐煩的推開她,搖搖晃晃卻又迫不及待地衝進衛生間。

江紫薰輕輕將房間的門關上,默默的立在衛生間旁邊,聽着裏頭夾雜着沉重呼吸的扒心扒肺的嘔吐聲,與或多或少的液體不斷竄落入水中的聲音,她感到既挫敗又愧疚。

如果她也能夠像別的老總的祕書一樣眼睛帶水,既會曲意逢迎,又能夠圓滑世故的調節氣氛,歐陽文羲或許就不會喝下這麼多酒了。

不可原諒的是,那時她竟然還惡毒的以爲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嘔吐的動靜漸漸小了,直到再無聲響。江紫薰推開門進去,想要去扶歐陽文羲,身體再次被推開。

“你怎麼還沒走?”黯啞低沉,又不耐煩的質問。

江紫薰對他的冷漠視若無睹,醉漢意識麻木,不必將他的一言一行當真,對待醉漢更是無理可講。

徑自走過去扶他,歐陽文羲想要再次甩開時,她兇巴巴的嚷道。

“囉嗦什麼,等你睡着了,我自然會走!“

“過來!”

怕他再抗拒,乾脆兩手緊緊纏在他的腰間,咬牙承受着身上的重量,江紫薰將歐陽文羲半扶半抱着拖到牀邊。

剛剛放開手,歐陽文羲就一頭栽倒在牀上,兩眼緊緊閉上,一動也不動了。

在方纔的掙扎拉扯中,歐陽文羲領口處的鈕釦被掙開兩粒,隱隱露出sin感迷人的鎖骨。

這致命的youhuo,江紫薰看得一陣面紅耳赤,趕緊移開目光。

蹲下身將他的兩條長’月退’搬到牀上,把鞋子脫下,伸手拉過一牀被子給他蓋上。

看他處於半夢半醒之間,眉頭緊緊蹙起,似乎正被什麼事情折磨着,額頭上的冷汗涔涔直冒。紫薰轉身去燒開水,準備待會兒喂他喝

醒酒藥。

而且,他現在這樣子睡覺肯定不會舒服,得要倒盆熱水給他擦擦。

剛一轉身,手腕便被歐陽文羲攥住,力道不算大也不算小,江紫薰以爲他醒了,扭頭看過去。

“別走……”

只低喃這一聲,緊勾的手指,便慢慢鬆開,頹然垂落。

熟悉的聲音將心底多年的回憶輕鬆喚起,聽的江紫薰一顆心都要融化了…

幾乎是下意識地立刻伸手撫慰得摸了摸他的臉頰,柔聲哄着…

“我不走,你放心睡……”

睡夢中的歐陽文羲安靜平和,純淨無害地好似一個孩子,與記憶中那個人的影像完全重合起來。

江紫薰的指尖不由自主輕輕顫抖,細緻柔和地描畫他那如刀削斧刻的精緻五官。

對着這樣溫和的他,她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坐在牀邊,靜靜的待了一會兒,見歐陽文羲眉頭漸漸舒展,江紫薰起身走到洗手間裏接了一盆熱水,將毛巾放進去洗洗然後擰乾。

先是細心溫柔地將歐陽文羲臉上的汗水擦乾淨,然後是脖頸,再然後……

猶豫了一會兒,剋制住躁動不安的心神,終於還是伸手去解歐陽文羲襯衫上的第三顆鈕釦。

手指剛碰到堅硬的塑料邊緣,他驀然睜開眼睛,眼神澄澈的好似一湖明妹的秋水,就這樣愣愣看着她。

江紫薰觸電一般縮回手來,頓時面紅耳赤,心跳紊亂…

這感覺就好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被發現了一樣。

歐陽文羲沒有給她恢復冷靜的機會,大手攥住她的手腕,猛一用力,將她拉向自己懷中。

江紫薰沒想到他會來這一招,整個人死死地趴在他的心膛上,鼻子撞上他的臉頰。

還來不及揉一揉,耳畔聽得他悶哼一聲,一雙有力的臂膀就環上了她纖細的腰身。

兩個人摟抱着在柔軟的大牀上打了個滾,形勢便發生逆轉,變爲男上女下。

歐陽文羲的身體重重欺壓下來…

她的身體深陷進柔軟的牀墊中。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