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3章 寶貝,想我了嗎?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35:11
A+ A- 關燈 聽書

 “沒錯,我的心確實在流血!你高興了吧?”江紫薰氣憤地打掉他的手,舉起手機對準玻璃上的破洞,“歐陽文羲,你之所以那麼做,無非是認爲我不敢反擊。可是,人若是被惹急了,可能什麼都顧不上。你就這麼篤定,我不會把這個給扔下去嗎!”

 歐陽文羲目光冷冷的直視她,對她的想法心知肚明,嘴角如田野麥浪般涌現出一波深深的嘲諷:“扔吧!江紫薰,你難道不知道手機還有備份這個功能嗎?”

 由於方纔又急又氣,昏了頭的江紫薰忽略了這個,手中拿着他的手機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猶豫半晌,將手機放在了窗臺上,悲憤地嚷道:“歐陽文羲,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江紫薰,倒不如說說你想怎樣!”歐陽文羲轉身走至牀頭,啪的一聲打開牀頭燈,柔和燈光下那張臉清爽乾淨,彷彿方纔那個暴力殘忍的人並不是他。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我等你出來已經好久了,想要看看你到底有沒有作爲私人祕書的覺悟。可惜的是,你沒有,完全沒有!如果不是爲了接那個破電話,你甚至根本就不會出來!”他的眼眸深邃暗沉如朔日的夜空,嘴角噙着一抹危險淡漠的笑容,“看來,聘用你做私人祕書是我這一輩子犯下的最大錯誤!”

 被他這樣誤會,江紫薰不想解釋,只想將相似的話再還給他,可是她不能。那三十萬,已經給了繼母,憑藉她的力量短期內根本就還不起。

 想起那件事,她忍不住臉頰發燙。在給幾家公司寄去的簡歷裏,她都夾了一個字條:如果答應聘用,請先預支三十萬薪水。

 這種事情也就剛畢業那會兒纔敢做,若是換成現在,打死她也不會。初生牛犢,清傲到無知。

 歐陽文羲靜靜點燃了一枝煙,猛吸了幾口,又猛地吐出,煙霧繚繞的光影裏,他的臉若隱若現,讓人看不清。

 窗臺上的蘋果手機響了起來,打破了沉悶的氣氛。

 歐陽文羲一動不動,非常淡定地噴雲吐霧,眼神略略往窗臺上瞄了一眼,似笑非笑地慢慢滑過她。

 只聽音樂,江紫薰就知道是崔美娟打過來的。她暗暗嘆了口氣,抓起窗臺上的電話,走到歐陽文羲身旁,沒好氣的遞過去:“

 歐總,你的電話!”

 歐陽文羲接過手機卻並沒有急於按下接聽鍵,擡眼看着她,如願以償地捕捉到她臉上的一絲不忿,面色忽然變得深沉:“江紫薰,讓你深陷尷尬境地的,不是別人,只會是你自己!”

 江紫薰吃了一驚,再去看他臉色,卻發現他早已換上一副邪魅的面孔,彷彿剛纔那一瞬間的嚴肅只是她的錯覺。

 “寶貝,想我了嗎?”歐陽文羲的口氣漫不經心又甜蜜溫柔,典型地豪門子弟的紈絝習氣。

 電話那頭,崔美娟嬌妹尖銳的聲音非常刺耳,“文羲,人家想死你了。你在哪裏呀?我現在過去找你。”

 歐陽文羲眉頭都不眨一下,從容答道:“哦,我現在在外地出差,公司臨時決定的。這麼晚了,你趕緊睡吧,改天請你吃飯。”語聲極爲寵溺溫柔。

 “文羲,你怎麼又說這樣的話?都已經好幾回了,人傢什麼時候才能夠等到你請客呀?”

 “等過幾天,忙完這陣子再說吧。你知道我剛剛回國沒有幾天,該認識的人需要認識,該應酬的場合也必須要去,歐陽集團這麼大一攤子,忙的要死,我總不能拋下這些只陪你一個吧。寶貝,你要理解我。”

 歐陽文羲的口氣像極了丈夫對於抱怨自己是工作狂的妻子的解釋,江紫薰認爲這樣的談話,她不便打攪,便打算悄悄溜出去,順便透口氣。不料剛一邁步,手腕便被狠狠扣住,歐陽文羲眼神冷冷掃她一眼,示意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江紫薰沒有辦法,只得乖乖坐下,耐着xin子聽歐陽文羲跟崔美娟那越發情意綿綿的璦昧通話。

 “你先出去吧,一個小時過後再來叫我!”掛斷電話之後,歐陽文羲非常冷酷地吩咐她,“或者,你先跟在恩的車回去。”

 江紫薰什麼話都沒說,走到沙發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歐總,我哪裏也不去,你是我老闆,我就在這裏坐着等你一小時。”

 捏着一把膽子說了這話,江紫薰等着歐陽文羲的反應,見他半天都沒動靜,便知道他是默許了。

 膽子越發大了起來,她站起身將李在恩給她的醒酒藥倒進杯子裏,用開水衝好了端給歐陽文羲。

 “

 什麼?”歐陽文羲淡淡瞥了一眼,漫不經心地問。

 “醒酒藥。”

 “先擱着吧。”淡漠的語氣。

 水燒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隔着薄薄的紙杯感受不到熱量,她徑直將藥端到歐陽文羲嘴邊,固執地說:“喝藥!”

 歐陽文羲擡眼看他,那眼神就好像直到現在纔看見她這個人一樣,遲疑一瞬,便將嘴巴湊上杯口,就着她手上的杯子喝下了藥。

 這個動作,使得她心悸的有想要哭泣的衝動。想起多年以前,與那個少年之間的點滴。那時生病時,他們兩個都是這樣互喂着藥物,嘻嘻哈哈的調笑。

 低頭看歐陽文羲,此刻他的眼神有些飄,面上皆是幻想之色,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值得回味的事情。漸漸地,嘴角勾起一抹暖暖的笑意。

 江紫薰心跳激烈到無法控制,深深埋藏在心底的那個名字差些就要脫口而出。但是,她最終垂下眼眸,低聲說道:“歐總,等一下。”

 她走進洗手間,在面上撲了好些冷水,等激動地心緒漸漸平復下來。換了盆水,將已經半乾的毛巾放進去洗了洗。

 看着鏡子裏自己溼漉漉的臉,她暗暗在心底說,歐陽文羲不是他,這樣的錯誤堅決不能夠再犯。

 走回牀邊,拿起毛巾溫柔細緻的擦拭他的臉,江紫薰的聲音輕緩如夜幕裏的簫音:“歐總,對不起,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作爲私人祕書,我是不合格的,沒能夠照顧好你。李在恩取笑我是火星人,他說的一點兒都沒有錯。我什麼都不懂,明明工作了,卻還在以一個學生的眼光看世界。”

 “我第一次做祕書,你去年年底才做總裁,也算得上是第一次,我們同爲新人。我想,做祕書,肯定比做總裁要容易多了。所以,你要相信我,以後我會努力,爭取做到讓你滿意。”

 歐陽文羲一把按住她貼在自己臉上的毛巾,輕輕撫着她的手,黑眸裏有一種說不清的濃烈情愫,卻只是淡淡一聲,“紫薰……”

 江紫薰耐心的等待着,半天沒有等到他的迴應。凝視着他微微失神的眼眸,輕輕掰開他的手指,將他推倒在牀上,拉過一牀被子給他蓋上,“歐總,你睡吧,一個小時後,我叫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