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79章 她就是我的例外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16:47
A+ A- 關燈 聽書

 江紫薰覺得李在恩這是存心想要Ruth誤會他們之間有什麼的節奏,說實話她覺得Ruth這個人還不錯,美麗熱情奔放,xin格豪爽不忸怩,討厭什麼,喜歡什麼,都會明明白白的表現在臉上。這應該是一個真xin情的女子!只是,這種真太過熾烈,如果匯聚成火,不僅會焚燬別人,也會毀掉自己。

 如果遇到合適的人,在一起就是一段千古流傳的愛情佳話,但若沒有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只能是遺憾。李在恩並不是那個適合Ruth的人,他們兩個這樣,一個追的熱烈,一個逃的積極,真不知道最後會鬧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這是她察覺這個漂亮的美國女人對李在恩的情誼時,第一時間便想到的。

 “李,你與她真的已經在一起了?”Ruth不甘心的問,犀利的視線牢牢盯住他空無一物的小指,“我記得當初你說自己是單身主義,一輩子都不會有女人,除非有例外。她!”指着江紫薰,“就是你的意外嗎?”

 “嗯,你猜對了!她就是我的例外。”李在恩話是對Ruth說的,柔的能夠化成水的眼神卻是深深凝視着江紫薰,“Ruth,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不祝賀我嗎?”

 江紫薰暗中捏了李在恩一下手,覺得他這話說的有些過了。Ruth就算心理再強悍,也是一個女孩子,被自己喜歡的男子拒絕了不說,這個男子還很過分的讓她祝賀自己,這隻要是個女人都受不住。

 果不其然,Ruth的身體晃盪了一下,好像遭受凜冽寒風侵襲的一棵柔弱的秋海棠,逐漸凋零了美麗。她沒有說話,只是看了眼李在恩,又看了眼江紫薰,轉身就走。

 “Ruth,既然到家門口了,不進去坐一會再走嗎?”李在恩的手緊攬着江紫薰不放,朝着Ruth的背影大聲喊,“我和紫薰都會很歡迎你的!”

 Ruth的腳步陡然停住,她轉身脣角噙着一絲冷笑,“李,網上最近流行一句話,秀恩愛死的快!你就不怕嗎?”

 “有的怕,比沒得怕要強!”李在恩笑着回了她一句。

 Ruth冷哼一聲,快速的離去。

 “你……”Ruth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裏之後,江紫薰聲音很輕的只說了這一個字。其實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但若不說些什麼又覺得不應該。

 李在恩放開了摟住她肩膀的手,收斂了冷凝的視線,溫柔的看着她,“怎麼,你認爲我剛纔太過分了嗎?”

 江紫薰很誠實的點了點頭,“Ruth她畢竟只是一個女孩子,又那麼喜歡你……”

 “他是女孩子嗎?她不過就是一個瘋子!”李在恩嘴角雖然掛着抹春風樣的笑意,深暗的眼眸裏卻是掩飾不住的厭惡與疲憊,“說到她喜歡我,這只是你的錯覺!”

 那時他是病人,她是醫生,一開始他對Ruth的印象很好,漂亮有活力熱情四射,他很依賴她。但在與她相處的過程中,逐漸逐漸的發現,xin格爽朗固然是一個 可取之處,但Ruth太過以自我爲中心,過分干涉他的生活。

 時常強硬的規定他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許做,久而久之,他覺得很厭煩,對她僅有的好感一點兒都不剩了。

 “是錯覺麼?”江紫薰覺得李在恩的話太不可靠了,Ruth那樣的不叫喜歡,那叫什麼。腦子裏晃過剛纔Ruth看向李在恩小指的那個眼神,她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李在恩,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好像戴着一枚戒指,當時覺得你挺特別的!”她還記得他的那身驚世駭俗的打扮,還有秦墨麟不經意間提起過的Ruth的名字。

 “你這特別是貶義還是褒義的?是將注意力放到了我的外表上,還是我博大精深,品xin高潔的內心世界?”略略調侃一句,李在恩倏忽臉色變得嚴肅,“與你想的一樣,我之所以戴上那枚戒指,標榜獨身主義,確實是爲了躲避Ruth。”

 被Ruth一連告白好多次,最終不甚其煩,戴上了尾戒,但是很顯然那並不管用。所以,當時的治療還沒有完全結束,他就提前出院離開了。更確切的說是,逃!

 想到那個“逃”字,李在恩的眸光晦暗不明。

 晚上臨睡覺前,江紫薰接到了Ruth的電話。本來看是一個陌生號碼,她不想接,但是響了好久,估計應該不是詐騙電話,就接聽了。

 她拿了兩個枕頭墊在後背,調整了個讓自己舒適的姿勢。

 “江紫薰,你好!我是Ruth!”

 “Ruth,你好!”她感覺很意外。

 “江紫薰,你不要假惺惺的說這樣的話!”Ruth的語氣很衝,“對於你來說,我是你的敵人!因爲我們兩個都看上了同一個男人!”

 江紫薰本來還想要解釋一下,但此刻她忽然覺得或許Ruth這個人並不像她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看人只憑第一印象,是不明智的。她自己與李在恩相比較,瞭解Ruth多一些的人肯定是李在恩。李在恩這個人不是那種誇大其詞的人,他既然不喜歡Ruth,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江紫薰,我現在之所以打電話給你,是想要提醒你,離李遠一些!否則,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真的嗎?Ruth,我很好奇你會讓我付出什麼代價!”江紫薰很不爽Ruth說話的語氣。

 “李是我一個人的!我警告你,不要妄想跟我爭!”

 “這話你說錯了,李在恩不是哪一個人的,他是他自己的!”

 “好了,江紫薰,我不想跟你玩文字遊戲。總而言之我告訴你,你不準與李交往,趕緊搬出他的別墅。否則,你會後悔的!李遠遠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那他是哪樣?”她有些不耐煩了,如果一個女人是靠說男人的壞話,打發自己的情敵的話,那這手段也太低能了。

 “他是哪樣,總有一天你會知道!”Ruth咬牙切齒的笑,“到時候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江紫薰還想再說些什麼,對方已經掛了。她覺得這個電話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大門外面的門鈴聲響起,一陣又一陣,在這寂靜的夜裏顯得分外清晰。她看了下時間,已經十點半了,這個時候誰會過來?不會是Ruth吧。

 如果真是那個女人,那她的心

 理真不是一般的強大。

 睡覺前,她有上網瀏覽新聞的習慣,但近些天因爲江函晨與江思夢的事情,她很沒有心情。拿起手機先是給顧律師打了個電話,而後又給江函晨打了個電話,安慰了他幾句。

 兩個電話打完,已經快到十一點了,她心裏很煩躁,根本睡不着。把手機擱置在牀頭櫃上,剛要熄牀頭燈,門外傳來細微的腳步聲,停頓在門口,有敲門聲傳來,“紫薰,你睡了嗎?”

 “李在恩,有什麼事情嗎?”突然想起,剛纔外面的那陣突如其來的門鈴聲,李在恩的客人走了嗎?

 “歐陽過來了,他說想要見你。”

 原來剛纔按響門鈴的人是他!

 一邊把放置在背後的枕頭拿過來,一邊強裝作無所謂的說,“這麼晚了,他怎麼來了?”怎麼不去陪着心尖上的那個女人呢?秦墨麟,你這樣有意思嗎?

 “紫薰,歐陽估計是不放心你住在我這裏。”

 她本來是沒想住這裏的,但是李在恩懇求她在Ruth沒有離開之前,一定要住在別墅。她不好拒絕,打算先住兩天再過去江函晨租的公寓。而江函晨也說過,他自己要靜一靜,好好的想想整件事情。

 不過不管她住在哪裏,又跟那個男人有什麼關係?

 “麻煩你去告訴他,就說我已經睡下了!”滅了牀頭燈,她縮進被窩裏。這下更是睡不着了。腦子裏一幕一幕的好像是放電影一樣的,全都是她與秦墨麟見面後的畫面。她在想象着見面以後那個男人會對她說些什麼。像那些類似於一時情不自禁,現在知道錯了,或者酒後失德的說辭,是絕不會接受的。

 長長舒了口氣,她翻轉了一下身體。

 李在恩沒有離開,他看向歪在客廳沙發上的那個男人,有些猶豫,但還是說了,“歐陽他醉了,醉的很厲害。你真的不過來看看嗎?”

 那個男人自從一進屋就“紫薰,紫薰”的唸叨,他聽着心煩。處於朋友的立場,不會趕人,但處於一個男人的立場,他真想把歐陽文羲一腳踢出去。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既然已經離婚跟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就不該再來糾纏!而且,這一回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在江紫薰的事情,不會再相讓!即使是最好的朋友!

 只是,江紫薰對於這個男人的避而不見,並沒有讓他感到多少輕鬆。如果已經坦然面對,無所謂見不見,像這樣的刻意不見,只說明一個問題。紫薰還很在意這個男人!這個認知,讓他慌亂,心情急躁,做什麼事情都心不在焉。

 “不了!我今天很累了,想早一點休息,不想見一些不相干的人。”她又翻了個身,遠處隱隱約約傳來的海潮輕音好似被放大了數倍,在她耳邊一遍又一遍的回放,攪擾的她心神不寧。

 “紫薰……”李在恩還想說什麼,突然察覺到身後一道灼熱的視線直射過來,即刻回頭。

 歐陽文羲歪歪斜斜的向他這邊走來,“讓我來吧。”

 門外的李在恩沒有動靜了,估計是離開了。想到秦墨麟就在這別墅裏,江紫薰心情莫名的煩躁,在一連翻了好幾個身之後,敲門的聲音再次響起,男人低醇磁xin的嗓音衝破深深困擾着她的潮音,“紫薰,開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