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80章 他找上門來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16:54
A+ A- 關燈 聽書

 如果是在大白天,她認爲是可以開門的,躲避不見並非明智的舉動。就如李在恩說的,她的表現就好像很在意與那個男人的感情一樣。雖然實際上,她是在意的。

 又翻了個身,她面朝牆裏面,拿起枕頭捂住耳朵,不去聽那刺耳的敲門聲,想要裝作睡着了聽不見。

 過了一會兒,敲門聲音沒有了,她鬆了口氣。不過呢,本來就睡不着,現在被這樣一鬧,更是睡意全無。正打算坐起來,卻忽然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她一下子驚坐起來,擁着被子扭頭看向門的方向。

 心裏還在想着可能是錯覺吧,門已經被打開了一條縫,刺眼的一線光亮透進來,久在黑暗中的眼睛下意識的眯縫起來。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軀處在光影最強烈的位置,她看不清,但卻知道,是他,他竟然向李在恩要了這間臥室的鑰匙。

 有些惱怒,有些不可置信,還有一些無措。她不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面對這個他。

 男人閃身進來,很快又關上門,迅速利落的上鎖。真如李在恩所說,他喝醉了,腳步聲很不穩,走過來的時候還踢倒了她放置在牆角的一張塑料板凳。

 她坐在黑暗裏,在這寂靜的狹小空間裏,猛烈如擂鼓的心跳聲異常清晰。

 “紫薰,紫薰……”男人在叫她,聲線帶有酒醉之後的朦朧沙啞,“你真的睡着了嗎?”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心臟,不知道噶怎麼回答他,或者要不要回答他。

 這時外面傳來 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李在恩的聲音與大力的敲門聲同時響起,“歐陽,你在裏面嗎?紫薰,歐陽在裏面嗎?”

 “他在!”她回答的很突兀,以至於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因爲受到刺激而飆高的音量。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紫薰,過來把門打開!快點!”李在恩的聲音急躁中帶有控制不住的怒火,在外頭大力的拍門。

 江紫薰剛要回答,男人帶着酒氣的身體驟然挨近,好像控制不住一樣的倒向她,酒氣濃重的身體即刻覆上她,一隻乾燥溫熱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紫薰,別出聲!乖,求你了,不要出聲。讓我抱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男人熱烈的鼻息就在近旁,時不時的掃在她的脖子上。他身上的味道對於她來說是致命的,此刻又增添了幾分魅惑的酒氣,被他這樣壓着摟着,瞬間有些意亂情迷的感覺。

 他的呼吸越發粗重起來,雖然看不見但卻知道,他一直在看着她,專注的凝視,是那種眼裏只有她存在,整個世界都虛無的感覺。她想要掙扎,但以他們現在這樣的姿勢,她是不可能逃脫他的束縛的,如果再被外頭的李在恩聽到這些璦昧的動靜,尷尬的人只會是她。

 她一動不動的就像是一截枯樹莊一樣躺在他的身下,原本以爲他會做什麼,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可他卻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只是維持着男上女下的姿勢。

 “紫薰,我好想,好想你。”男人沉默了好久,幽幽說出這一句話,“我還以爲從此以後都不會再見到你了!看你還在我懷裏,所以我這是在做夢吧。”

 這男人是什麼意思呢?他們已經離婚了,他現在放着自己的女人在家裏,卻跑來跟她這個前妻在牀上糾纏。

 似乎是怕她說出什麼破壞氣氛的話,他修長的手指撫上她的脣,阻止她開口,“求求你不要說話,讓我靜靜的抱一會兒。”

 他壓低了頭部,額前柔軟的碎髮刷過她的臉頰,手臂穿過她的後背,墊在她的後腰上,將她整個人緊緊的圈摟在懷裏。

 這只是一個單純的擁抱,不帶任何雜念的,只是渴求一個溫暖的懷抱。就像青春年少時

 ,他們曾經一起有過的那許多次擁抱一樣,親密無間只爲了溫暖彼此。輕輕嘆了口氣,她欲伸手攬他的後背。

 “紫薰,你怎麼不說話?”李在恩還在門外,可能是怕擾鄰,他沒有像剛纔一樣的用力敲門,“歐陽,他剛纔拿走了我的鑰匙,他不在你房間裏嗎?”

 李在恩的聲音很低,但卻可以聽出來咬牙切齒,氣急敗壞的語氣。剛纔只是稍微沒有在意,一個轉身就發現鑰匙不見了。這都要怪他太並不小心了,歐陽已經都醉成那樣了,就沒在意。

 江紫薰的手僵在了男人後背的上方,繞了幾繞,還是放了下去。耳畔響起男人輕微的鼾聲,她皺眉小聲喊他,“秦墨麟,秦墨麟!”喊了兩聲,他都沒有迴應,大概是睡着了。藉着皎潔的月色看過去,男人俊逸非凡的臉上,sin感妖嬈的脣角勾着一抹淺淺的弧度。

 她氣的要命,這個男人竟然把她的身體當成牀了,睡的這麼舒心。伸手去推男人的身體,壓的她差些喘不過氣來。沒想到這個男人是這樣的沉重,以前他們兩個親密時,也有過這樣的姿勢,可卻從未感覺過他的重量。再加上男人的手臂死死纏住她,將她當成了一個柔軟舒適的抱枕那樣的緊密摟抱的力度,使得她一時之間很難脫身。

 “紫薰!”李在恩的聲音好似融入了火山爆發岩漿噴出的高溫蒸汽,但只這一聲,即刻低緩了語調,“他應該在的吧,你們,你們兩個……”

 她知道如果自己還不出聲的話,李在恩就會誤會了。顧不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重如泰山的身體,慌忙回答:“李在恩,他在這裏!不過,他已經睡着了!你等一下,我馬上過去開門,你,你把他揹出去。”

 使出了渾身的力氣終於掙脫了男人的桎梏,她舒了口氣,沒有開燈,快速的摸索到了家居服披在身上,繞開男人趴臥姿勢的身體,穿上拖鞋下牀。走了幾步,又返回來,拉起牀上的杯子把男人的身體蓋住。

 打開房門,江紫薰沒有多在門口停留,直接走了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李在恩高大身影被燈光拉扯成了好幾倍的長度,越發顯得伶仃孤冷,她一眼看見的是對面牆壁上的一面鏡子裏映出的那個冷寂悽清的身影。

 “紫薰!”李在恩忽然上前一步,長臂一伸將她圈進懷裏,許多情緒壓抑在心底,想要衝破束縛噴薄而出,但他到底忍住了,只輕聲喚着她的名字,“紫薰!”

 “李在恩,我,我與他什麼也沒有發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說這些,她與李在恩還算不上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就算真的與秦墨麟發生點什麼,也用不着跟他解釋。但是,當看見華燈清室中,他無奈蕭索的影,那一刻,心裏忽然有些難過。

 她想到了自己,歐陽文羲與身邊的那些女人,她只能夠冷眼旁觀着,默默承受着,最終卻只能夠無可奈何着。

 “他只是喝醉了而已。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進的我的房間,他一進來時,我嚇了一跳……”怕他不相信,她一個勁的解釋。

 卻被李在恩阻止,“別再說了,紫薰,別再說了,我相信你!”

 他的話讓她有些恍惚,剛纔與秦墨麟確實什麼都沒發生,可她爲什麼這麼急於讓他相信呢?如果他要是不信的話,她又會怎樣?

 “紫薰,今晚,你睡我的臥室吧!”見她瞬間慌亂的神色,他的眸光黯淡,不過很快便恢復了明快,伸手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丫頭,你想哪裏去了?歐陽現在睡在你的臥室,我肯定不會讓你再回去跟他一起睡。所以,我好心好意把我的臥室讓給你!”

 “那你睡哪裏?”她知道這句話是多餘的。

 “別墅裏那麼多房間,隨便哪裏

 都可以睡!”李在恩無所謂的笑笑,忽然近前一步,笑容裏漣漪一般的邪氣圈流而出,“當然,如果你同意的話,我也可以回臥室。”

 她沒好氣的說,“我同意你睡自己的臥室!”在見到男人頃刻間熠熠生輝的眸子時,說了一句讓他泄氣的話,“我隨便找間房睡就可以!”

 “紫薰!”李在恩連忙解釋,“剛纔我只是開玩笑的,你不要生氣。”

 “我知道你是開玩笑的,所以根本就沒有生氣!”

 李在恩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不無傷心的說,“你這話說的還真是直接。”

 她打了個呵欠,口齒不清的說:“李在恩,好了,別再說了,你若是不想讓我睡沙發的話,趕緊幫我安排一個房間。”

 李在恩最後還是沒有拗過江紫薰,給她另外找了一間臥室。她知道李在恩的意思,一個女人睡在了男人的臥室裏,就算沒和那個男人同牀共枕,意義也不同尋常。她不想讓李在恩誤會自己與秦墨麟發生什麼,同時也不想秦墨麟誤會自己與李在恩有什麼。

 她絕對不會因爲秦墨麟另覓新歡,就做出輕見自己的事情。

 秦墨麟很早醒來,多少年養成的習慣,幾乎從來都不用鬧鐘,準時五點半醒。因爲宿醉頭痛欲裂,大腦還不甚清醒,他茫然的看向陌生的環境。昨夜經歷過的一幕幕像是電影回放一樣,一連竄的畫面閃現在腦海裏。

 他記得在酒吧喝醉了以後,走出來直接上了一輛出租車,然後去了一個地方。好像看見了紫薰,然後就摟着她一直睡到現在。

 這肯定是自己做夢了,紫薰不是與李在恩在一起了嗎,怎麼可能再見到?那麼,這個地方是哪裏?

 忽然,他轉身微眯了眼眸,藉助漸亮的天光,看見一根沾在枕頭上的屬於女人的長髮。儘量保持冷靜的頭腦,他掀開被子下牀,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走向門邊。

 門一拉開,聽到有女子低低的一聲驚呼。他的臉色陰沉冷暗,看向門口的那個女人。

 “紫薰!”驚喜立刻取代了冷酷的表情,看來昨天晚上的那些並不是夢,他是真的把面前這個朝思暮想的女人攬在了懷裏。

 江紫薰知道他的習慣,所以定了鬧鐘,等到五點半的時候就過來看看他。昨晚因爲情緒太過激動,忘記給他吃醒酒藥,後來雖然想起來,但那時一方面因爲他已經睡下,另一方面,她也很氣,氣那個男人喝的爛醉。幸虧是來了李在恩這裏,如果去了別的地方,還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情。

 即使離婚,但關心他已經成了習慣。如果是在天各一方的美國也就算了,但在眼皮子底下,她做不到完全漠視。

 “那個,你,昨晚睡的怎麼樣?頭疼不疼?”她避開男人灼烈欣喜的目光,“抱歉,昨晚忘記給你吃醒酒藥了。”以前與他在一起的時候經常做這樣的事情,“如果你很難受的話,就再多睡一會兒吧。”說完,她轉身就走。

 男人快走兩步攔在她身前,“紫薰,昨晚真的是你嗎?”他的想法顯然跟她的不一樣。

 “什麼?”一時之間,她沒有反應過來。

 “這裏還有沒有別的女人?”他換了一個問話的方式,視線簡單的掃視了一下整個房子,很快就看出來這裏是李在恩的別墅。微揚的脣角頃刻間不見了彎彎的弧度,他身體退出一步,自嘲的說,“哦,我忘記了,這裏是李在恩的家。”李在恩的家裏,目前而言,只有紫薰這一個女人。

 “抱歉,昨晚打擾到你們了。”滿臉是苦澀的笑,秦墨麟擡腳往樓下走去。

 剛剛邁出一級臺階,身後傳來李在恩清亮的聲音,“歐陽,等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