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82章 奮不顧身的愛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17:10
A+ A- 關燈 聽書

 掛斷電話後,李在恩發出一聲輕嘆,修長手指快速的在手機屏幕上點按,撥出了一個號碼。

 潘採筠不喜歡Angell,他是知道的,事實上歐陽家的那位老夫人不喜歡出現在歐陽身邊的任何一個女人,這已經見慣不怪了。不過,這一次因爲是Angell,他卻無法冷眼旁觀。

 而且,她現在病的很重,聽說孕期的反應也非常嚴重。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那頭傳來一個女人溫婉柔和的語聲,“在恩,是你嗎?”

 “嗯。”他應了一聲,“阿姨,我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事?”

 “潘老夫人,去了花園別墅。”

 只這一句,對方就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在恩,你放心,我馬上就過去。”頓了頓,似是有些猶豫,“在恩,Angell現在已經是小羲的女人,她的事情你不能管的太多。如果她以後要進歐陽家的門,豪門恩怨多,你也管不過來。”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阿姨,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女子長長嘆了一口氣,“你不要怪阿姨囉嗦,畢竟這世上的好女孩多得是,其實我覺得江紫薰就很不錯。”

 江紫薰當然是不錯的,他笑着應了一聲,“阿姨,我與紫薰的事情,您怎麼也知道?”

 “現在網上到處都是你們兩個的緋聞,阿姨是知道圈子裏的規則的,像這樣大秀恩愛的,往往都有這樣那樣的原因,有作秀的意思。”女子小心翼翼的試探着問,“在恩,你告訴阿姨,你做這些是不是爲了刺激Angell?”

 “啊?”如果說剛纔阿姨勸他好女孩多得是的時候,他還沒在意那話裏更深一層的意思,現在算是明白了,“阿姨,您是不是誤會了?我與Angell不是您想的那樣,我們不過就是普通的朋友。”

 她怎麼會認爲自己與紫薰的那些新聞是爲了刺激Angell呢?與紫薰的那些在一起的恩愛畫面,的確是有作秀的意思,但不是爲了Angell,而是爲了刺激另外一個人。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你會這麼關心她?”

 他是關心Angell,但那個原因卻沒法解釋,總不能說他與Angell的之間的連接只是因爲那個可憐的朋友歐陽文羲。

 “在恩,你就不要嘴硬了,阿姨希望聽到你的真心話,也希望你早一天走出陰霾。等到以後的某一天,你也許會發現,什麼都不值得。”

 “那阿姨,您後悔嗎?爲您的那份奮不顧身的愛?”

 電話那頭沉默了很長時間,“那不一樣的,在恩,你不懂,以後有時間再跟你談。好了,爲了你的那個Angell的事情,我必須要走了。”

 李在恩因爲阿姨的最後一句話覺得很鬱悶,什麼叫做“你的那個Angell”?這誤會真是太大了,下次再見到阿姨的時候一定要澄清。

 春日裏的海風鹹溼和暖,將他的額發吹的凌亂,柔柔的刷過臉頰,耳畔傳來一連竄空靈流水般的清脆笑聲。轉回身再次看向鍍了一層金的海灘,燦爛夕陽將透明晶瑩的浪潮邊緣染上了一圈華美的橙紅色,染了綺麗霞光的眸深凝着在西天華彩映照的紅了容顏的那一對母女。幽深如海般的眸底,忽然好似被風吹過般一片波動。腦海裏一幕景與眼前的這一副,漸漸重合在了一起。

 思緒迅速回到四年前,那是在歐陽文羲出了車禍之後大概半年的時間,他去英國第一次以摯友的身份去見裝作歐陽文羲的秦墨麟。

 那個時候的秦墨麟冷酷的好似一塊千年寒冰,是

 一個沒有情緒的機器人,喜怒不形於色。唯一讓他那張萬年冰山臉露出表情的是一幅畫,是他閒暇裏認真畫着的一幅畫。

 大海,夕陽,在金色的沙灘上奔跑的女人與小女孩。女人的臉部很模糊,只有一個模糊的剪影,孩子也是。不過,無一例外的,兩個人的臉上都帶着甜蜜的笑容。

 秦墨麟給那幅畫取的名字是,歸處。

 當時他們還不熟,他沒有問關於那副讓秦墨麟動容的畫,後來熟悉了,秦墨麟早就不再畫,所以就更不會去問。現在想起來,覺得這大概就叫做心靈感應吧。

 四年前的秦墨麟,就已經預見到未來的這一幕。

 只是,最終看見並享受這一幕的人,卻換成了他。

 潘採筠讓司機留在了車裏,自己一個人走進了歐陽文羲的花園別墅。別墅裏的傭人們見到這位老夫人全都熱情的招呼,不過衆人也看出來老夫人很不高興,所以打完招呼後,立刻都閃沒了影。

 他們接受了上一次的教訓,那是潘老夫人第一次過來這裏看Angell,老夫人Angell真是百般的看不順眼,兩個女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讓他們如坐鍼氈般煎熬。

 潘採筠健步如飛穿過長出了綠色新葉的合歡林子,剛剛踏上游泳池的臺階,就看見Angell從裏面滿面笑容的走了出來。這個女人來的這麼巧,估計早就有人把自己過來的消息告訴了她。

 “奶奶,您怎麼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Angell笑靨如花,實則心裏頭恨極了這個老太婆。在她看來,這個老夫人是她嫁給歐陽文羲的最大障礙。

 一邊說着,一邊就伸手過來要扶潘採筠,當然是扶不到的,她也沒打算扶到。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臉上露出萬年不變的甜美笑容,沉靜,乖巧,柔順。

 “我不是你奶奶!Angell小姐,請你注意自己的身份!”潘採筠身子微微側轉,冷眼看着她,嚴厲的出聲斥責,“外面這麼大風,誰叫你站這風口上的!”實際上只有一絲絲怡人的微風拂面,吹在身上很舒爽。

 Angell笑着回答,“是,奶奶教訓的是,我立刻就回屋裏去。”嘴上雖然這樣說,腳下卻不動一步,凌厲的目光掃過身旁站着的女傭人。

 這一眼當然逃不過潘採筠,就在那個女傭人要去扶Angell時,她驟然指着傭人,“你過來,扶我進去!”口氣是命令式的。

 女傭人愣了一下,爲難的看看Angell又瞅瞅潘採筠,兩個女人爭鋒相對,各不相讓,Angell剛纔的低眉順眼也不知道哪裏去了。

 潘採筠被Angell得意洋洋的挑釁樣的目光,差些氣炸了肺,不過她是誰,是當年在商場上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女強人。帶有銀灰色熒光的眼眸倏忽暗下來,指着那女傭,“那好,既然你這麼爲難,就先去扶她吧!”

 女傭如釋重負,伸手扶住Angell,她還沒來得及扶着Angell轉身進屋,就聽到一記響亮的耳光。她詫異的看向,伸手緊緊捂住臉頰的Angell。同她一樣,Angell的眼神裏也同樣是不可置信。

 “Angell小姐,這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潘採筠狠戾視線落在Angell的肚子上,“如果以後再讓我發現你企圖虐待歐陽家的後代子孫,再敢站在這風口上,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了!我希望你一定要時時刻刻的都牢記一點,你現在寶貴的只是肚子裏的孩子!如果沒有他,你什麼都不是!”

 紫薰好歹還是與孫子青梅竹馬一起長

 大的女孩,孫子就算想要寵着一些也無可厚非,可這個女人算個什麼東西!未婚先孕,十足十的一個裝柔弱勾飲男人的狐狸精。

 以前看江紫薰不順眼,以爲她不過就是攀龍附鳳的女人,後來知道她其實是自己嫡親的外孫女。內心裏對於女兒歐陽珊的愧疚,對於歐陽家族子嗣單薄的擔憂,都讓她產生了想要靠近這個外孫女的想法。

 但是,依照目前的狀況來看,那似乎根本不可能。

 江紫薰與孫子的關係是絕對不能在一起的,她巴不得兩個人趕緊分開,但當兩人真的分開,她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覺得可惜。當她得知孫子幾乎是剛與江紫薰分手就另外找了女人,而且還讓那個女人身懷有孕,真是氣的要命。

 這世上什麼女人竟然強過她潘採筠的孫女,只短短的幾天時間就征服了她的孫子?既沒有絕世的容貌,也沒有傲人的身材,xin格更是假的讓人作嘔。她憑什麼!

 所以,對於只才四個月的身孕,身子還沒顯懷就裝妝模作樣挺着肚子的Angell,那一副拿腔捏調的做派,真是深惡痛絕。

 不過呢,她也急於抱重孫子,孩子肯定要生下來,在孩子出生前她什麼也不會做。所以她除了幾天來一次讓Angell不自在,從來也沒有對Angell做過什麼說過什麼難聽的話,今天這一巴掌還是例外。

 來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她要跟這個女人談談,讓她在生下這個孩子以後離開孫子,然後給她一筆錢,讓她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歐陽家人的視線裏。

 如果Angell識相的話,肯拿錢乖乖走人,一切都好說,否則,她寧願不要這個重孫子,現在就把這個女人趕出去。

 女傭人抱住Angell的顫抖的身體,忽然一聲驚呼,“老夫人,不好了,Angell小姐昏過去了!”

 潘採筠嘴角流溢一絲殘忍決絕的冷笑,“昏過去了嗎?你去洗手間接些冷水過來,往臉上一潑立刻就好了!”

 女傭人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老夫人雖然不待見Angell,但前幾次也還能夠保持基本上的尊重。這拿涼水潑臉,這不是審問犯人的做法嗎?

 “你還愣着幹什麼,趕緊去廚房取水!”潘採筠暴喝一聲,人已經走過去,“把Angell小姐給我,我先幫你扶着!”

 女傭人還在猶豫,她是歐陽文羲高薪聘請來的專門伺候Angell的,如果Angell被潘老夫人折騰出毛病來,她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她大着膽子說,“老夫人,Angell小姐以前也暈倒過,只要讓她躺在牀上好好休息就沒事了。”

 潘採筠顯然沒有料到女傭人敢反駁她,氣勢洶洶的吼:“我可等不及她醒過來!”

 “可是,老夫人……”女傭人正要勸阻,忽然感覺到Angell在扯自己的袖子,頓時大喜,“老夫人,Angell小姐醒了!她醒了!”

 話音剛落,Angell真就醒過來了。

 “醒的還真是及時!”潘採筠出聲嘲諷,剛纔那一耳光,下手的那一刻雖然氣極,但她還是顧慮着Angell肚子裏的重孫子,根本就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就不知道她是怎麼暈的。像Angell這種女人她見多了,怪不得孫子被迷的暈頭轉向,太會裝了。紫薰那樣老實的孩子哪裏是這個女人的對手!難怪這麼快就被取代了,讓人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不過,可惜的是遇上了她,這個不要臉的女人,除非她死了,否則永遠都別想進歐陽家的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