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83章 情不自禁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17:18
A+ A- 關燈 聽書

 Angell的心理素質真是超級好,不僅不在意被扇一耳光,而且也不在意潘採筠的冷嘲熱諷,一手撫在挺起的肚子上,一手揉着眼睛,而後低下頭語聲誠懇的道歉,“奶奶,我知道錯了,這就回屋裏去。”

 轉回身的一瞬,低眉順眼的表情即刻就被狠戾恨怒所取代,手指緊緊揪住衣衫下襬。那一巴掌不只是打在臉上,更爲重要的是在她的心上狠狠落下了一悶棍。潘採筠這個老不死的,等到她嫁給歐陽文羲,順利做上歐陽家的當家主母,再來好好收拾她。現在,她一定要忍耐,努力裝的無辜,柔弱,乖順。

 “站住!”潘採筠叫住了Angell,她擡頭看了看天,殘陽血樣殷紅,天還有一會兒才黑,伸手指着房子前面的那片小樹林,“你回屋子裏換一件厚實點的衣服,然後快點出來,陪我走走!孕婦老是在屋子裏待着不動是不行的!這樣對孩子不好!”最後一句話倒是出自真心的,Angell的死活她根本不在意,她唯一在意的只是重孫子。

 “哦,知道了。”離開潘採筠視線的Angell立刻就鬆開捂在肚子上的手,幾乎是健步如飛一般的走進臥室、關上門之後,走到牀邊拿起枕頭,狠命的往牀上摜摔。

 “老妖婆,老妖精,老不死的!叫你管閒事!管閒事!”摔幾個枕頭根本就不解氣,她最想做的事情是,將潘採筠按在地上,衝過去狠狠給她幾個大嘴巴子,打到她嘴巴出血。一方面還了她的,另一方面,讓她出氣。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那個老女人,真是太可惡了!可恨!可殺!

 但是,現在在她面前卻不能夠表現出一點點的不恭敬,爲了能夠嫁給歐陽文羲,她已經失去了太多,不能在緊要關頭出狀況。摸着自己微微泛疼的一側臉頰,老不死的,抽這一耳光你感覺很神氣吧,只是你不要忘了,笑到最後的纔是勝利者。就算比壽命,你也沒有多少天活頭。看誰玩得起,看誰耗得過誰。

 Angell換好衣服之後,走出別墅,在小樹林裏卻沒有看到潘採筠。她的貼身女傭人趕緊向她彙報:“剛纔老夫人接了一個電話匆匆忙忙的走了。”

 “走了!”Angell冷笑,“她這是在耍我玩呢!”不過也鬆了口氣。

 潘採筠走的太是時候了,她可不相信這個老女人這個時候過來,是爲了讓她陪着散步,十有ba九是要跟她說什麼,到時恐怕又要有一番爭執。

 Angell 對身邊女傭人說:“小晴,幫我撥文羲的電話。”

 傭人小晴拿起手機打過去,但是響了很長時間,都沒有人接聽。小晴惶恐的看着Angell眼神裏能夠將她剝皮生吞了的情緒,“歐總很有可能是在開會什麼的,沒有聽到你的電話,我待會兒再打。”

 “不要待會兒,現在就打!他若不接,就一遍一遍的打,直到他接了爲止!”Angell兇狠的下命令。肚子也不挺了,改爲雙手叉腰的姿勢,“我就不信了,他一直都在忙!”

 潘採筠的這一次出現,讓她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對於那個男人,從此以後她都要盯緊些。

 Angell的xin格一向喜怒不定,小晴已經見慣不怪了,但是此刻還是被女人眸子裏狠戾的光芒嚇到。連忙戰戰兢兢的撥號,可是那邊還沒有接起。

 一連打了十遍,好歹有人接了。小晴如釋重負,激動的把手機遞給Angell,對方卻沒有用手拿,只是瞪着她看。一怔之下,她明白了,舉着手機放在Angell耳邊,幫她拿着。

 “喂,文羲啊,今天是不是很忙啊?”與歐陽文羲對話的Angell好似變了一個人一樣,語氣甜膩,柔妹,她在撒嬌。

 “是Angell小姐嗎?”電話裏傳來左蕭略帶笑意的聲音,“我是左蕭,歐總現在正在接見重要客戶,不方便接聽電話,他讓我告訴你一聲。”

 世上最尷尬的事情莫過於一腔

 柔情表錯人,Angell目前就是處於這樣的狀態,從小晴手裏奪過電話,狠瞪她一眼,手捂上電話,衝小晴低吼,“你怎麼不搞搞清楚!這是文羲嗎!”

 鬆開手,聲音立刻變得溫柔大方有禮貌,“是左祕書啊,請問文羲他什麼時候有空?”她知道左蕭是不能得罪的,這個人與歐陽文羲的關係,很不一般。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估計最起碼得要過一個小時。如果你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做到!”左蕭從總裁手機上一連竄的都署名Angell的未接電話來看,這個女人肯定有事情找歐陽文羲。爲老闆分憂,是義不容辭的。

 “也沒有什麼大事,我就是想要問一下文羲今晚過不過來別墅這邊?”

 “抱歉,總裁這一天的行程都排的滿滿的,估計他是沒有時間的。”

 Angell不愛聽這話,什麼叫做沒有時間,如果想過來看他,忙完之後完全可以過來別墅這邊過夜。算了,左蕭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祕書,又不是歐陽文羲本人,跟他囉嗦什麼呢。

 “這樣吧,等到文羲忙完了,你提醒他打個電話給我。一定要記住,不要忘記了!”

 不要擔心,一定轉告!這句話還沒來得及說,電話已經掛了,左蕭脣角勾起一抹興味的笑容。聽口氣怎麼帶有命令的味道,這個女人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看了眼總裁辦公室緊閉的門,又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都快一個小時了,那兩個人還沒出來,估計這麼長時間什麼事情都辦完了。

 女人麼,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如果以爲懷了男人的孩子就萬事大吉了,這樣的想法還真是太過幼稚了。如果她知道總裁一邊養着她,一邊去參加另一個女人的生日宴會,而且在那個宴會上就會宣佈與那個女人的婚訊,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當總裁命定的結婚對象出現時,那些曾經爭奇鬥豔的女人們便什麼都不是,他們對於總裁來說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場風花雪月的回憶,重要不過一副美麗的畫,一輛心愛的跑車。

 聽見總裁辦公室裏傳來一陣腳步聲,左蕭立刻坐下,眼睛盯着電腦屏幕,修長白皙的手指放在電腦鍵盤上,做出一副認真工作的姿態。

 聽見開門的聲音,他也沒有擡頭,因爲不想看見不該看見的一幕。

 “文羲,今晚的宴會,你可一定要早些來。”女人細長柔軟的手臂挽着男人結實有力的臂膀,聲音柔妹發嗲,“不要讓人家等的時間太長了。”

 “工作忙完了,我自然就會過去。”男人的聲音不冷不熱,將女人纏繞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拉開,“好了,桐桐,你快些回去吧。馬上就要天黑了,再晚一些,伯父伯母會擔心的。你是今晚宴會的主角,應該早些去準備!”

 左蕭壓低了臉,在偷笑。這個女人,省長的掌上明珠張雨桐,是潘老夫人爲總裁定下的結婚對象。其實一開始也並非是老夫人定下的,是張雨桐自己找上門來的。說什麼當初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對總裁一見鍾情,但那個時候總裁有意中人,就放棄了,直到現在總裁恢復單身才主動追過來。

 這個女人是個狠角色,在對總裁多次表白未果的情況下,竟然在一次上流人士雲集的場合公開發表過言論,說自己這輩子非歐陽文羲不嫁!

 這個言論在網上發出來,兩家家長都坐不住了。男未婚女未嫁,張雨桐雖然稱不上是美女,但也長的清秀可人,與歐陽文羲站一起勉強算得上是男才女貌,雙方家長都有結親的意向。只不過,總裁卻在關鍵時刻,把Angell那個女人的肚子給搞大了。就因爲這件事情,這段姻親才暫時擱置了下來。

 不過,張雨桐癡心不改,就算總裁搞了女人也不在乎。張省長拗不過女兒,只得妥協。按照張家的意思,是要總裁處置好Angell之後再來迎娶自家千金。

 總裁是什麼意思,

 他不懂,不過張家小姐的意思卻路人皆知。時不時的就親自找上門來,纏總裁纏的死死的。

 “文羲,你送我下去。”張雨桐一臉期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俊美如天神一般的容顏,看的她心旌搖曳,直想膩在他身邊。

 左蕭把頭壓的更低,力圖最大限度的淡化自己的存在感。可他一個高大的大男人,再怎樣濃縮在這個小小的房間裏也還是很顯眼,特別是就在那一對男女的身旁的位置上。

 忽然覺得一道凌厲的寒芒在凌遲他的後背,他一個激靈,立刻坐直了,站起身來,帶着一臉歉意看向秦墨麟,“總裁,打擾一下。”

 張雨桐正等待着心上人的迴應,陡然被人打斷,一雙美目怨恨的瞪着左蕭。

 左蕭回以迷人的笑容。

 “什麼事?”秦墨麟眸光幽暗,處在燈光陰影裏的面容,看不清楚是什麼表情。

 不過,左蕭聽得出來,這個總裁足夠冷。

 “總裁,是這樣的。剛纔別墅那邊打電話過來,說是Angell小姐身體不適,在散步的時候忽然暈倒了……”

 “什麼!你不早說!”

 左蕭正要解釋,卻見面前一掉黑影閃過,接下來“嘭”一聲巨響,總裁已經衝出了門。

 總裁這演技也太過了!左蕭默默的擦了把汗,眼角餘光偷偷撇着安靜的沒有一絲聲息的站在那裏的張雨桐。

 她一張俏麗的小臉蒼白黯然,充斥着的情緒,有失望,有驚怒,還有憤恨。

 “我說張小姐……”

 一句話還沒說完,只聽“啪”一聲響,面頰上有劇痛傳來。這個女人竟然打他!左蕭憤怒了,不知道哪裏來的膽量,一下抓住張雨桐的手,大力一拽將這個女人壓制在桌面上。

 “左蕭,你幹什麼!”兩人相處的姿勢讓張雨桐又氣又羞,一張白皙如玉的小臉漲得通紅,“流氓,放開我!”

 左蕭被“流氓”兩個字深深得刺激到了,血氣衝涌到了頭頂,什麼也不管了,只覺得身下女人扭過來扭過去的柔軟的身子異常魅惑,讓他很想耍流氓。

 低下頭就吻在女人如花般一般嬌豔的脣上,溫軟甜蜜的感覺讓他第一次失去了控制。兩手交疊在她背後,更加壓低了身體,狠狠的壓制住亂動的嬌軀。

 一開始女人還在拒絕,但在他的強勢攻擊下,漸漸的不再抵抗。兩個人一上一下,倒在桌面上,辦公室裏充滿兩人脣齒交纏的聲響。

 左蕭的身體很快的就起了變化,而且他也感受到身下女人的反應,心猿意馬的他很想將這女人剝光了,但最後一刻還是理智戰勝了情yu。

 這個女人是總裁的,他動不得,而且,她那樣的身份地位,他也要不起,更不打算要。

 臉上再次捱了一下,這是他早就預料到的,但他沒有躲,畢竟心裏有愧,受她這一下也不虧。

 “你,你,左蕭是吧,我,我一定要殺了你!”張雨桐身體好像風雨中的樹苗一樣,搖顫不止。

 “那你就來殺呀!”左蕭無所謂的說,甚至還衝着女人邪魅一笑。

 張雨桐欲待再給他一巴掌,卻被男人抓住了手,“打兩下夠了吧!你還留在這裏不走,是不是想要再來一次!”

 張雨桐第一次被男人這樣對待,不可置信的同時又是氣怒交加,“流氓!”提着裙子就往外面跑去。

 “等等!”左蕭上前兩步,將女人的身子強硬的轉過來,幫她理了理散亂的頭髮,與弄皺的衣服,“好了,可以走了!”

 “啪!”又是一耳光,張雨桐咬着脣瓣,恨恨的瞪他一眼,轉身離去。

 左蕭捂着自己印上了清晰五指紅痕的面頰,微微的有些失神。

 那個女人明明算不上有多美,與崔美娟,江紫薰簡直沒法比,就是長相稍微次一些的Angell都不如,剛纔他怎麼就情不自禁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