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336章 無中生有的緋聞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25:30
A+ A- 關燈 聽書

 天矇矇亮時,秦墨麟陡然驚醒,渾身上下大汗淋漓,心跳如雷。猛的睜眼看向身側的位置,視線有一瞬的模糊,巨大的恐慌頃刻間遍佈全身,“紫薰,紫薰!”

 沒有人回答她,他雙手撐牀,在自己清晰可聞的心跳聲中,慢慢的鎮定下來。身旁有細細的均勻的呼吸聲傳來,他脫力般的好不容易纔擡起手,去觸摸江紫薰甜美溫柔的睡容。在感受到她肌膚柔軟的溫度時,大大鬆了口氣,重重的躺回去。

 後背上的傷口被牽扯到,有鑽心透髓的疼痛襲來,但他嘴角卻微微揚起一抹滿足的弧度。

 還好,她還在。

 剛纔做了個噩夢,夢見她跟別的男人走了,看都不願意看他一眼。他追在他們身後,不管怎樣喊她,甚至苦苦的哀求她,她都不再回頭。

 他的紫薰,會在某一天離開他!只要稍稍產生這個想法,他的心就好似被數以萬計的蟲蟻噬咬一般,疼痛,卻無能爲力。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昨天下午,爺爺打了電話過來。

 “小麟,爺爺再問你最後一遍,是否還是堅持要和江紫薰在一起?”秦玉齋的語氣不算和藹,但也不像那天見面時那樣嚴厲。但他知道這樣的態度更是可怕,那隻說明,爺爺非常冷靜理智,已經做了決定。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系列確保決定可以成爲最終結果的措施。

 爺爺將要採取行動了,他會怎樣做?

 他努力保持笑容,保持鎮定的語氣,“爺爺,您認爲我是一個可以輕易改變決定的人嗎?”

 “你不是!從爺爺決定你爲秦家世子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你不是!”

 “那爺爺爲什麼還要再問呢?”

 “因爲,我不想你將來後悔!”秦玉齋的語氣裏明顯壓抑着怒氣,他對無能爲力的秦墨麟已經一再容忍了。在他的世界裏,還沒有人能夠這樣一再挑戰他的底線。因爲心裏對秦墨麟父母的濃郁的愧疚與思念,讓他在面對這個孫子的時候,狠心不起來。

 後背上的傷痛一波緊隨一波,讓他呼吸困難,手指在發顫,幾乎拿不住電話,但他的臉上還是在笑,在秦玉齋面前維持一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世家子弟的形象。

 無論何時何地,都是優雅的,高貴的,喜怒不形於色的,他怕自己稍有流露出不同的情緒,而讓爺爺將之怪罪給紫薰。

 “如果爺爺什麼都不做,一切順其自然的話,我就不會後悔。”他咬牙忍耐,另一隻空着的手胡亂抓起被褥的一角擦拭額頭上如溪流一般流淌的汗水。

 “呵呵呵……”秦玉齋意味不明的笑,黑亮有神的眸子裏掠過一道精明的幽光,“小麟,你在怕嗎?”

 “爺爺太過嚴厲,做孫子的不得不怕!”

 “嗯。”秦玉齋點了點頭,“怕是好的,怕了以後就會記住教訓!我聽左蕭說你背上的傷很嚴重!現在好一點了沒有?”

 “謝謝爺爺手下留情,沒將那五十鞭子全都打完,也謝謝爺爺肯讓劉軍醫帶了上好的藥給我醫治。”那天,他讓紫薰找老劉過來,一方面是爲了治傷,另一方面也是試探。他想要弄清楚,時至今日,爺爺對於他是什麼態度。

 劉軍醫對他用的藥,他讓左蕭在一旁偷偷觀察,後來左蕭告訴他,那些都是極好的治療鞭傷的藥。

 在傷他之前就已經備下了藥,爺爺對他仍舊與以前一樣。而他,卻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還算是純真無邪的孩子了。這幾年,在嚴酷慘淡的現實中,他終於發現自己以前的方式是錯誤的。

 一向他只把秦玉齋當做是可親可敬的長輩,事實上他們的關係就算最親密,也無法只是普通的爺孫關係。

 豪門多恩怨,豪門無純粹的親情。

 這是他不願意承認,卻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小麟,你放心,爺爺以後都不會再對你下手了!我保證!”秦玉齋威嚴的無線的憐惜關愛,“你在家裏好好養傷,集團裏的事情暫且先放一放。”

 “謝謝爺爺。”

 這一聲“謝謝”說的並不輕鬆。洛川秦玉齋一向重諾,只要他親口說出的話,絕不會食言。然而說不會對他動手,並不表明態度緩和,而是在提醒他,暗示他,甚至是警告他,以後將要對付的人會是紫薰。

 否則,爺爺不會說怕他將來後悔這樣的話。

 那麼,爺爺會怎樣對付紫薰?

 他不會傷害到爺爺,也絕不會讓紫薰受到半點委屈。

 這一次,他不會再任由別人安排自己必須去做什麼,逼迫他,剝奪他選擇的權利!

 天還沒怎麼亮,房間裏朦朦朧朧的,如果不開燈還看不太清楚。但他卻再也睡不着了,睏意被紛至沓來的繁雜思緒衝散。

 起身披了件衣服,歪靠在牀頭,隨意的翻開手機,上網瀏覽新聞。

 隨着手指靈活的動作,他的眼神很快被一條最新出現的熱點新聞吸引,染了朝霞赤麗明妹的眼神一寸一寸灰敗,湮滅。

 佔據新聞第一條的是,紫薰與李在恩的新聞,打開網頁,裏面全都是一些他們動作親密的合影。新聞內容講的是紫薰懷了李在恩的孩子,兩個人出入醫院,疑似做產檢。

 這絕對是胡說八道,無中生有!

 但他不希望紫薰與李在恩再扯上一點點的關係,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時候!流言蜚語是傷人利器!如果爺爺看了新聞會怎樣,他不會惱羞成怒提前對付紫薰吧。

 紫薰還在睡着,眉頭微蹙,嘴脣緊抿,睡的不是很舒服。爲了不吵着他,他輕手輕腳的下牀,走出臥室,進入書房。

 立刻撥通左蕭的電話:“左蕭,你看到今天的熱點新聞了嗎?”聽見左蕭懶洋洋的還帶着濃重鼻音的否定回答,心頭不由得冒火,吼道,“沒看就趕緊去看,然後儘快處理掉!”

 在天亮之前,一定要讓這條熱點消失!

 怒氣衝衝的將手機擲扔在書桌上,金屬質感的殼子桌面與研磨發出的聲響讓他眉頭緊皺,立刻伸手又將手機抓了回來,再次翻看那條新聞。

 紫薰怎麼有機會與李在恩一起出現在醫院裏呢?他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的輕滑,去看開頭提到的醫院。真是湊巧了,江思夢與Angell住在同一家醫院。他立刻想到,昨天紫薰去看江思夢,因爲心裏不安很有可能又去看Angell,正巧遇上同來看望Angell的李在恩。

 但又是什麼人拍下這一組照片,並且發佈到了網上呢?仔細看紫薰照片上的動作無力,神態虛弱,感覺很難過傷心。她不是一個矯情的人,絕不會在李在恩面前裝出來這樣,她也用不着裝!

 那麼,昨天下午在醫院裏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難怪她回來時臉色很差,問她怎麼回事,她說沒什麼,問的急了,只回答是孕期的正常反應。

 關掉網頁,撥打李在恩的號碼。雖然非常不願意,但目前而言只有這一個方法。昨天下午,是他與紫薰待在一起,紫薰發生了什麼事情,他肯定知道。而且,除了紫薰的事情,他還想要知道另外一件事情。

 電話剛一接通,他還沒來得及說話,李在恩已經開口,“歐陽,你如果是打電話過來質問我的話,我只能怪說對不起。我也沒想到那些照片會被人拍下來,還被髮布到網上去!不過,這件事情請你不要怪紫薰,她是清白無辜的!”

 對方如此平靜,淡定自若的語氣讓他很想大發脾氣,但發火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還要問清楚。

 一拳頭狠狠砸在桌面上,手背上粗壯的青筋扭曲糾纏在一起,壓抑着一直往上竄的怒火,他儘量客氣的說,“李在恩,你不用解釋,我沒有必要怪紫薰。我打電話給你也不是質問,只是想要知道昨天下午,紫薰到底發生了什麼,她爲什麼看起來那麼難過?”

 “關於這個,歐陽,你爲什麼不去問紫薰呢?”李在恩立刻就想到了原因,陰霾籠罩住的心情稍稍有些鬆緩,“是你問了,她不肯說,對嗎?歐陽,你不覺得你與紫薰之間存在着很大的問題嗎?你們溝通上的困難不是一點兩點。”

 這句話說中了他的心思,他也感覺到紫薰有事情瞞着自己。她看起來明明滿腹心事,但面對他的時候卻總是默然不語。

 這是最糟糕的事情!

 長時間這樣下去,他們兩個基本上就算完了。

 “歐陽,你不妨多關心關心紫薰,用心體會她到底最想要的是什麼。”李在恩最終還是不忍心拒絕自己最好的朋友,另一方面,他也是不想看到紫薰難過。

 “紫薰昨天在Angell的病房裏待了一段時間,她出來之後整個人就不對勁了!Angell對她說了什麼,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外面等她。但是,能讓紫薰那樣傷心難過的,我想應該跟你脫不了關係。你好好想想,最近你們兩個之間出了什麼問題,我不相信你想不出來。”

 秦墨麟沉默了一會兒,怒氣漸漸消散,低聲說,“李在恩,謝謝!”

 李在恩不置可否。

 “我還想要問你一件事情,昨天下午Ruth在不在醫院?”

 “在的,我去看Angell的時候,Ruth就在她的病房裏。對了!”李在恩,“我與Ruth發生爭執,被紫薰聽見上次海邊的那件事情了!她與Ruth還說了幾句話,她的情緒不好,那個也是原因之一!”

 海邊的事情!秦墨麟扒着桌子的手,指節泛白,手背上青筋一根一根好像遒勁的老藤,聲音低沉隱忍,“她都知道了?她與Ruth當面說了?”

 “嗯。”李在恩頓了一下,接着問,“你打算怎樣對Ruth?”

 “怎麼,你想爲她求情嗎?”

 “Ruth現在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即使你不對付她,她也很難過……”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那就不妨雙重難過!李在恩,我不是你,那些傷害紫薰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不管他是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