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344章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26:42
A+ A- 關燈 聽書

 這種感覺讓人心悸,也讓人恐懼。

 “你,你,你……”她聲音顫抖,說出來的話幾乎讓人聽不懂。以她現在的程度,根本就無法應付眼前這種狀態的男人。

 她智商非常高,但在感情方面卻是白癡級別的,以前對鄭承炫是單純的喜歡,而對秦雲軒的感情雖然要強烈了許多,但也僅僅停留在,能夠說“我喜歡你”的層面上。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秦雲軒忽然笑了一下,伸手摸了下她的臉頰,眸子裏氤氳的濃重霧氣還沒有完全散盡,語氣卻已經恢復了以往的漫不經心,“看在你終於讓我擺脫了鄭栩言的份上,就放過你!”轉身去酒櫃裏取酒,“我這裏沒有飲料,只有白開水,你自己倒!雖然你很功勞不小,但也還沒到要本少爺伺候你的地步!”

 這纔是秦雲軒!

 怪不得他今天如此反常,原來那 一系列讓她無法理解的舉動是故意做出來給鄭栩言看的。這只不過是他打發女人的慣用伎倆!可惡的是她竟然被利用了。

 “過來!”男人伸手拍了拍沙發上身側的位置,語氣很自然,就像他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一樣。

 這個惡劣的男人,她爲什麼要理會他?轉身就走。

 “怎麼,不服氣嗎?”

 當然是不服氣的!可是就算是不服氣也不用理會他,跟這個男人在一起,儘量少說話,最好不說話,直接走人,免得再被他騙。

 頭也不回的走到門邊,正要拉開防盜門,男人提高了音量,像是在宣佈一件重要事情的語氣:“你是我秦雲軒的女人,不管你願意不願意,自從你走進這門,就已經是事實!如果你現在出去,正好被你的那些削尖了腦袋正等着聽八卦的朋友們逮住。你是想也好,不想也好,肯定會被他們纏住不放。所以還不如留下來陪我清清靜靜的坐一會兒,等他們走了之後再出去。”

 這倒是事實。她的那幾個朋友沒一個是省油的燈,一旦她出門,無異於自投羅網。如果被她們纏住,別想糊弄過去,不說出些有價值的東西來肯定是不成的。

 但是,讓她與秦雲軒同處一室,尤其還在有了剛纔那樣親密的舉動之後,她又覺得很不自然。一時之間,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杵在門口很是爲難。

 “小雪,過來吧。”男人的聲音忽然變得溫軟。

 她的心中一動,回首。只見秦雲軒右手手指鬆鬆勾着一杯暗紅的液體,微微勾起的脣角現出一抹興味的笑意。

 不知道怎麼的,她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他沾染了暗紅酒液而顯得sin感潤澤的嘴脣上。想起他剛纔那樣霸道急切的吻自己,雪樣白皙的面頰頓時浮現兩朵妖豔的紅雲。

 秦雲軒這個傢伙,一年之前看起來還青澀的像個大男孩,現在,這狀態,應該就是有了男人一樣的風情吧。

 想到風情這兩個字,她的臉頰燒的更是厲害。

 “小雪,你怎麼了?”秦雲軒放下酒杯走了過來,“你的臉怎麼那麼紅?有哪裏不舒服嗎?”男人長腿,幾步就走到了跟前,

 兩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讓我看看。”

 韓雪推開他的手後退了一步,慌亂的說:“沒,沒什麼。”心跳的更加的凌亂。

 “不對!我怎麼感覺你的體溫很高!你不會發燒了吧?”秦雲軒認真的端詳着她的面頰,伸手試了試她的額頭,還彎下腰與她的額頭相抵,“嗯,好像也不燒。咦?到底是怎麼回事?”

 韓雪感覺自己快要走火入魔了,兩個人的肌膚一接觸,她的腦子裏就全都是他染了紅酒sin感妖嬈的薄脣,怎麼也擺脫不了。

 “小雪,你是不是很難受?”秦雲軒嚴肅的問。

 她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確實很難受。

 “那先過去坐一會兒吧。”秦雲軒伸手攬住她的腰,將她半抱半摟往沙發那邊走過去,“你可能是太過疲勞了。”

 屬於他的氣味充盈在鼻翼,韓雪感覺自己快要奔潰了,根本就不敢看他,傻了一般被他拉到了沙發旁。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人就已經被他推到了沙發上。

 下一瞬,秦雲軒湊了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他的眼神竟然也像嘴脣一樣,暗沉赤麗,醇厚濃烈到她的靈魂幾乎都被浸潤了。

 “小雪……”秦雲軒低下頭輕聲喚着她,拿起她的手慢慢放到自己的心口,“你的心是不是也在這樣瘋狂的跳動?”

 急速的,有力的,而又是紊亂的節奏通過掌心傳來,傳達到她的四肢百骸,應和着她的心跳。一瞬間,她像是被迷惑了一樣,只是癡癡的看着他,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也不知道應該做什麼。

 “小雪,這樣的你真美!我很喜歡!”秦雲軒慢慢放低身體,靠近她。

 當他吻過來的時候,她理智裏是想要拒絕的,但卻本能的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被他指引着,一點一點的迴應。

 等到她胸中的氧氣全部被壓榨一空,快要窒息的時候,秦雲軒放開她,趴在她耳旁輕聲的笑,“現在有沒有感覺好一些?”

 “什麼?”她沒有聽明白。

 “你剛纔不是說很難受嗎?那現在呢?”男人幾乎變爲絳紫色的眸子,專注的凝視着她。

 “現在,現在……”她說不上來現在的感覺。剛纔一直想着他嘴脣的症狀,似乎是好了一些,但卻又多了一點其他的更爲讓她難過的東西。

 “你是不是還想要再多一點?”

 她很想立刻點頭,但瞬間便思量了他話裏的意思,別過頭去,羞怯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雲軒沒有打算放過她,將她的臉扳過來,視線對上自己的,“小雪,不如今晚我們嘗試一下?”看她一臉懵懂似乎沒有聽懂的樣子,他解釋,“我很想要你,而你也想要我,不如我們要了彼此!”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韓雪若是再不明白就是真正的白癡了。但他的那句“要了彼此”讓她無法接受,她認爲他們之間還沒發展到那一步。不是沒發展到,而是現在他們已經不發展了!真是奇怪,她是怎麼樣被他給推倒在沙發上的?

 爲什麼不拒絕,被他肆意吻了那麼長時間?

 “秦雲軒,你,你給我讓開!”韓雪伸手去推壓在身上的男人,“你,你流氓!色狼!變態!你這種行爲,卑鄙,無恥,尾瑣!”

 秦雲軒面容一陣扭曲,好好的氣氛就這樣被毀掉了。

 倒是沒有料到這個

 丫頭竟然就腦袋瓜子清醒過來了,剛纔他差點就失控了。當將他壓在身下的那一刻,佔據他腦子裏的是各種各樣瘋狂佔有她的念頭。

 但他知道,現在還爲時過早,那真會嚇到她。很顯然,這個丫頭太過稚嫩,作爲女人還遠遠不夠成熟。

 已經喝完了三杯水,韓雪還在“色狼,變態,流氓”的唸叨着。秦雲軒實在是受不了了,劈手奪過她緊攥在手裏的水杯,眉心微擰,“不要再說了,差不多就行了!我的耳朵都聽出老繭來了!”已經唸了不下三百遍了,就跟和尚唸經一樣,都不知道厭煩。

 “哼!色狼!變態!流氓!”許是念的多了,韓雪下意識脫口而出。

 “就我這樣的也叫色狼!變態!流氓!”被自己心心念唸的女孩子一直這樣叫,是個男人都受不了,他真有一種化身成爲色狼,變態,流氓的衝動。

 “你就是色狼!變態!流氓!”韓雪眼神戒備,身體往旁邊縮。

 “你要是再敢說,信不信我真的變成色狼,變態,流氓?”秦雲軒挪動了一下身體,緊靠在她身上,伸出一隻手摟住她的肩膀,語氣中帶有警告與威脅,“你拼命說這三個詞,讓我浮想聯翩,我真的會忍不住的!你這是在故意引佑我吧!”

 天知道他早就想將她推倒了,與她鬧彆扭,她回美國的那個時候,正是感覺最爲強烈的時候。在她離開的那一段日子裏,幾乎每晚都會夢見她,有一晚竟然換過三條內褲。

 也曾經自問,非她不可嗎?他賭氣找一大堆女人,但每個女人,就算是蘭梨那樣sin感妖嬈,千里挑一的美女,都無法再進一步。

 當他剛纔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心裏只有一個念頭。不擇手段,也要將她留在身邊。暫時,他是做到了。

 “你,你……”韓雪其實還想說那三個詞,像他這樣滿腦子都是齷齪念頭的人,不是那個還能是什麼。

 “好了!”秦雲軒放開她,坐到沙發的另外一邊,將水杯還給她,“安安靜靜的陪我坐一會兒,你身上會少塊肉嗎?”端起自己的酒杯湊過去,似笑非笑的說,“來,來,來,讓我們和平共處,談談人生與理想。”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韓雪白了他一眼,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已經十點多了,“他們應該走了,我要回家了。”

 “別急着走,先讓我打個電話問問。”秦雲軒撥通了他的那些狗肉朋友其中之一的號碼。兩個人簡單聊了幾句,他就掛了電話。

 “他們還沒走!這幫人不玩到十二點是不會散的!”

 “十二點!”韓雪站了起來,“不行!我要回家!不管了!”

 秦雲軒拉住她的手,“你現在出去根本就走不了!你是八點不到進了我的辦公司,現在都已經十點多了!你與我單獨待在一起兩個小時!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什麼?”

 秦雲軒淺藍色的眸子裏忽閃過一絲邪魅的笑意,“這麼長的時間意味着,我們把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而且還做了好幾遍!”

 “你,你!”韓雪大腦處於短路狀態,抽風出一句話,“你耐力不夠嗎?”按照她的習慣,很自然的就將幾分鐘一次算出來了。而這個時間與她曾經看過的那些雜誌上所提供的數據有很大的差距。

 秦雲軒呆愣了足有十秒鐘時間,打死他也想不到她會說出這句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