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101 玩個遊戲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48:06
A+ A- 關燈 聽書

 物華典當行。

 “李總,Moon最近經常與警察局的樑警官聯繫,他們兩個在做些什麼,還沒有查出來。不過,據樑警官的線人說,樑警官這幾天讓他們祕密看管一個女犯人,地點就在後街荷花巷的一個居民宅。線人還拍下了那個女犯人的照片,您要不要看看?看起來挺漂亮的。”

 這是人家的私事,李在恩本沒有興趣知道,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下意識的眼皮忽然一跳,“把照片發過來。”

 幾秒鐘後,李在恩手機顯示有彩信。他迫不及待的將彩信打開,那張照片,他非常仔細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沒有錯,是江紫薰,竟然是江紫薰,低頭吃飯的江紫薰。看不出來在什麼地方,背景只有半張塑料桌子與白色的牆壁。

 可是她什麼時候成了女犯人?

 “那個女人被關在荷花巷的具體哪個位置?”十幾年來,李在恩還是第一次爲一個女人這麼緊張。

 “不知道。那個線人不肯說,給再多的錢也不肯說了。”

 “嗯,我知道了!繼續查,一定要查清楚那個女人的具體位置!而且還要注意不要引起他們的懷疑!我馬上就過去!”

 掛斷電話,李在恩手指靈活而又迅速的撥出江紫薰的電話,撥打了好幾次,得到的迴音都是,“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這件事情必須要證實一下,線人的話不一定可信,他的心情焦躁無比,又撥了歐陽文羲的號碼,卻是一直佔線。打到第十遍,才接通。

 “喂。”

 歐陽文羲的聲音說不出來的沙啞無力,他差點沒聽出來。他的心一下子好像被一根柔軟的線繫住了,吊在了半空中,“歐陽,紫薰在嗎?我有事情找她,讓她接電話。”時間緊迫,來不及繞彎子,他直截了當的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長時間,“紫薰出去買東西了,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吧。”

 李在恩的心一沉,努力以輕鬆調侃的語調說:“哦,其實也沒有什麼事。待會兒紫薰回來,你告訴她,就說好幾天沒見面,我想她了。我想要約她見個面,地點就在後街的荷花巷。”

 “李在恩,你沒事找事麼!”歐陽文羲冷冰冰的,極爲不客氣的丟下這句話,不等他有所反應便掛斷了。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李在恩基本上確定了,樑智斌線人發過來的照片是

 真的。江紫薰真的被綁架了。只是這件事情非常奇怪,樑智斌爲什麼要綁架江紫薰?這件事情與Moon有關係嗎?

 江紫薰一動也不敢動,抵在脖子上的那個冰涼的東西讓她全身神經緊繃,這個時候說不出來是恐怖還是其它什麼情緒,她的腦子裏無限循環小數般的重複出現一連串問題。

 如果這個男子說的都是真的,墨麟那個時候爲什麼沒有回來?他去了哪裏?歐陽文羲爲什麼會死?

 她幾乎就要控制不住的問出來了。

 “嘩啦”一聲,男子扔過來一個東西,憑直覺,應該是金屬製品,很小的金屬製品。

 “自己打開手銬!然後跟我走!”男子惡狠狠的威脅她,“不要耍花樣!”

 江紫薰乖乖的拿過鑰匙,摸索着打開手銬,站起來身來順從的按照男子指引的方向走。他們走出房間來到客廳,客廳的牆角處只開着一盞微弱的滅蚊燈,勉強可以照見路。這個地方,估計很偏,從客廳的窗戶向外頭看出去,什麼也看不見,黑咕隆咚的一片建築物。

 漆黑暗沉的天幕上映出一輪細細的彎月,邊緣處滲了水墨的雲朵好似逐流的落花般漫過來,遮住了明月的半邊臉頰,月光若隱若現,似籠罩在天地間的一層飄忽不定的雲紗。

 “不要妄想知道這是哪裏,就算是大白天,你也看不出來!”男子的語氣好似冷颼颼的劍氣般衝破房間裏黑沉的氛圍。

 男子將她推到客廳冰冷的牆壁上,“江紫薰,我們來玩個遊戲怎麼樣?”

 秦果嫣晚上睡覺睡得很不踏實,一晚上踢了好幾次被子,她被凍醒了,伸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爸爸不在。她穿上拖鞋,打開臥室的門,書房亮着燈,一股嗆人的煙味從房間裏飄出來。

 “爸爸!”秦果嫣忽然有點害怕,爸爸不會和媽咪一樣也不見了吧。

 “爸爸!”放大聲音,她一邊喊一邊往書房走去,“爸爸,你在哪裏?”尾音帶了一絲哭腔。

 書房的門,“嘭”一聲被拉開,歐陽文羲快步走出來,將女兒抱進懷裏,心疼的問:“果果,怎麼不睡覺了?”

 “爸爸,媽咪在哪裏,我很想很想媽咪。”秦果嫣終於忍不住哭出來了,小手摟着爸爸的脖子,小臉蛋緊貼在爸爸長滿胡茬的臉上,“爸爸,媽咪怎麼還不回來,她是不是不要果果了?”

 爸爸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秦果嫣有預感媽咪肯定出事了,媽咪的手機竟然關機,媽咪不理她了。像以前一樣,她是不是很快就又要被送回去了。

 她想和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不想再回去那個地方。

 歐陽文羲肝腸寸斷,大手輕輕拍着女兒的後背,柔聲安慰她:“怎麼可能?在這個世上,媽媽最喜歡果果了,她怎麼可能不要果果。只要果果乖乖的睡覺,媽咪就會回來!”

 “可是果果這幾天一直很乖,媽咪爲什麼還不回來?爸爸,我要媽咪,果果要媽咪!”秦果嫣忍不住爆發了,她實在是太想太想媽咪了。睡覺的時候聞着媽咪身上的味道,被媽咪摟在懷裏,那種被關心照顧愛護的感覺,現在都沒有了。她好傷心,好難過。

 “嗯,爸爸知道了!果果乖,不要哭,媽咪馬上就會回來。”歐陽文羲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孩子,只是用手一直拍着孩子的背,“乖乖的睡一覺,明天媽咪就會回來!”

 這麼小的孩子這麼些天不哭也不鬧,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個丫頭正處在喜歡搗亂的年紀,剛來的時候天天將家裏翻的亂七八糟,小手一刻也不停。可是這幾天卻異常的乖巧,沉默寡言,這份超乎年齡的沉穩,讓歐陽文羲看了心疼到顫抖。

 秦果嫣聽了這句話哭的越發大聲了,含糊不清的說:“爸爸騙人!昨天爸爸就是這樣說的,可是媽咪還是沒有回家!”

 “爸爸騙人,爸爸不對!爸爸保證再也不騙人了!”

 小丫頭又哭又鬧,怎麼勸也哄不好,後來哭得累了,就睡着了。歐陽文羲將女兒放進被窩裏,輕輕的蓋上被子。

 靜靜的坐在牀邊,凝視着睡夢中女兒安詳甜美的面容,眼前驀地出現溫柔的對着果果微笑的紫薰,輕聲哄着果果入睡的紫薰,不厭其煩的回答果果許許多多“爲什麼”的紫薰。

 “媽咪……”果果夢囈一聲,小手從被窩裏伸了出來,習慣xin的往旁邊的位置摸了摸,摸到了枕頭,她翻了個身,將枕頭抱在了懷裏,似乎是渴盼已久的夢想終於實現,長長的舒了口氣,小臉上露出兩個甜蜜的酒窩。

 歐陽文羲的心臟頓時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巨手緊緊攫住了一般,疼痛,窒息,碎裂,盈滿痛傷的眼神落在女兒緊緊摟在懷裏的枕頭上。

 紫薰,你到底去了哪裏?你可知道,我已快瘋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