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102 到底有多愛他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48:14
A+ A- 關燈 聽書

 “小鈴鐺,你怎麼睡這裏了?”清純可人的少女,甜柔悅耳的嗓音,手上卻是用了很大的力道很不客氣的推着他,“起來,起來,不準睡!不準再睡了!”

 他故意不睜開眼睛,裝睡,是對付這個野蠻丫頭的最有效的辦法。他已經累了好幾天了,一直都沒有好好的睡覺,不想起來,就是不想起來。

 這個壞丫頭!

 “叮鈴鈴……”耳旁響起一連串讓人煩擾的搖鈴鐺的聲音,他真的很想暴跳起來,奪過那個可惡的鈴鐺,扔出去,扔得遠遠的。

 “臭鈴鐺,壞鈴鐺,起來,起來!快起來!”少女伸手去捂住他的鼻子,他的嘴巴,他屏住呼吸繼續睡,心裏頭正惱着她,暗暗下了決心,這一回堅決不要讓她得逞。

 可是,這個丫頭低下頭在他胸前做什麼呢?黑亮的長長的秀髮輕輕掃過他的臉頰,馨香的呼吸微微拂在脖子上,瞬間屬於女孩子的清香甜柔氣息填滿了他的嗅覺,他的心不了遏制的狂熱跳動。

 “再不起來,我可要繫上了啦!”兩手伸進他的脖子裏,少女不懷好意的笑,威脅他,“來,來,來,可愛的小貓咪,姐姐給你戴上小鈴鐺,從此以後你就是姐姐一個人的專屬小貓咪!”

 真是太過分了!他掀開被子一下子坐了起來,氣憤的瞪着那個坐在牀沿上,看起來非常無辜的兩手託着下巴的女孩子。

 “江紫薰,你!”下意識的看看自己的脖子,還好,上頭並沒有那個該死的鈴鐺,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規規矩矩的坐在面前,好像從來都是那麼乖巧的少女。

 “嘻嘻!墨麟,你終於醒了!”江紫薰轉回身獻寶一般的拿出來一顆紅彤彤的大小與桃子差不多,樣子有些像山裏紅的果子,“這是我昨天與小夥伴們上山採的果子,太好吃了,我特意留了一個給你!來,來,快吃吧!”

 明知道這個丫頭不懷好意,他還是接過果子吃了。他從來都無法拒絕她的要求,只要一對上她那一雙清澈如碧水的眼睛就好似被蠱惑了一般,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第一口味道還行,再吃一口,再吃一口,吃到第五口的時候,他發現整個舌頭都麻掉了。

 “怎麼樣,怎麼樣?”江紫薰兩眼放射出油綠油綠的光芒,非常期待的看着他,“是不是味道很特別?”

 他忍住氣,敢情這丫頭這麼一大早鬧他睡覺,就是爲了搞這麼一出惡作劇。見他點頭了,一把搶過他手裏頭的果子,她從窗戶裏扔了出去,“哈哈哈,是不是比麻椒還要麻?哈哈哈……”

 他終於忍不住了,“神經病!”倒在牀上,捲起被子捂住頭。

 “小鈴鐺,不要生氣,不要生氣啦,……”

 歐陽文羲動了動手臂,伸手去拿叫囂不停的手機。

 怎麼就睡着了,竟然夢見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一隻小手放在他的臉頰上,是果果,不知道什麼時候,小丫頭扔掉了枕頭,兩隻小手托住了他的臉。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歐陽文羲的心中一動,怕吵醒她,他按下接聽鍵走出臥室去了書房。

 書房裏頭的燈光,白色冷淡如同淒涼的月色,給這個本就冷寂蕭瑟的季節更加增添了幾絲寒意。

 “喂!”他的心在不安的跳動着。

 好一會兒,那頭都沒有人說話,只聽見一種極爲壓抑的好似恐懼卻喊不出來,想要哭泣卻必須忍耐的聲音。

 “喂!你是誰?”他的聲音不由冷利了幾分。

 那種聲音,那種讓人毛骨悚然,渾身的毛孔忍不住戰慄的聲音又持續了一會兒,聽到了一陣細小微弱的,壓抑到不行的哭泣聲。

 歐陽文羲眉頭驟然緊繃,握着電話的手上青色的脈絡根根清晰的呈現,“紫薰!是紫薰嗎?你現在哪裏?你怎麼了?”

 “歐陽文羲,限你十五分鐘時間,一個人趕到后街荷花巷三十五號,否則後果自負!”電話那頭的男孩子憤怒的吼出這句話,然後掛斷了電話。

 再打過去,對方已經關機。

 歐陽文羲衝出書房,快速的往身上套衣服,臨出門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敲了敲周秀雲房間的門,“周嬸,我出去一下,如果果果醒了,麻煩你照顧一下。”

 這幾天果果除了他以外,誰都不要,周嬸也不例外。可是現在他沒有辦法了,必須要出去。盼望了好長時間的電話終於來了,心內止不住的激動。只要紫薰沒事,就好。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周秀雲應了一聲,就要穿衣服出來,卻在打開門的瞬間聽到防盜門“哐當”一聲,被猛的關上了。

 后街荷花巷三十五號,黑色Lotus風馳電掣一般向

 着目的地駛去。

 慶幸是在黑暗中,看不清臉上的表情,江紫薰儘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讓男子覺察出她的恐懼難安,“什麼遊戲?”

 “我這裏有一千顆豆子!”男子話音剛落,只聽見球狀的小小硬物掉落在水泥地面上淅淅瀝瀝的聲音,瞬間散了滿屋,“不許開燈,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將這些豆子全部撿起來,一顆都不許少!如果做到了,我就放你離開!”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江紫薰咬咬牙,問:“如果我不撿呢?”

 “不撿?”對方的話語裏似乎微微的有一絲喜悅,“你不知道豆子的故事?”

 江紫薰愣了一下,什麼豆子的故事?

 “不撿的話,那也可以,現在就給歐陽文羲打電話,讓他過來救你!然後,你就讓他親眼看着你從十層樓上墜落!”男子的語氣即刻又恢復成狠戾,仇視。

 “什麼?你說什麼?”江紫薰下意識的往後退,“你,你想要殺我嗎?”

 “我想殺你很久了!”

 男子的面容隱在黑暗中,雖然看不清,卻讓江紫薰覺得他是面目猙獰,非常可怖的樣子。

 “可是,你要知道,殺人是犯法的,你還年輕,不該這麼衝動!”

 “怎麼?你對自己這麼有信心?你說我哥若是親眼目睹了一切之後,他是會選擇爲你報仇將我送進監獄,還是爲了保住我這個弟弟,緘默不語呢?”

 江紫薰沉默了良久,“不管他做怎樣的選擇,我都會理解,也會接受。”

 “都會理解!也會接受!”男子被這句話徹底惹怒了,“江紫薰,你憑什麼?你到底憑什麼?”最討厭這種樣子!那種親密的感覺,彷彿天地之間只剩下兩個人,其它的再也無法插足,“你這種人我見得多了,說得那麼好聽,不知道事到臨頭了,是不是真會那麼做!”

 江紫薰的手臂翻被男子大力的扭轉過來,疼得她忍不住叫了一聲,“我會那麼做,但是請你不要爲難他,我不想要他爲難!”

 “虛僞!最討厭你們這些虛僞的人!江紫薰,你到底在依仗什麼呢?你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麼!”男子急劇的喘息聲中裹挾着暴怒的力量,拽着她來到了窗邊,猛的推開窗子。

 “江紫薰,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愛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