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125不想死在這裏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51:54
A+ A- 關燈 聽書

 好像平地裏驟然起了一陣狂風,將一身酒意全都裹挾了去,李在恩坐直了身體,捏緊手機,“你說什麼?”

 “李在恩,我走的時候是怎麼跟你說的!我讓你照顧好她,你是怎麼做的!你……”

 “你他媽別再廢話,快說,紫薰到底怎麼了?”李在恩煩躁的扯開禁錮的脖子非常難受的領帶,粗暴的拽下丟到一邊去。

 不知道周峯在那頭說了什麼,李在恩迅速掛斷電話,連外衣都沒來得及穿,就衝出門去。

 紫薰,等我,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夜之魅,503號房。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江紫薰憋住呼吸,驚恐的拍打着廁所的門。

 肺裏的空氣幾乎是在瞬間便用完了,兩手將門使勁往裏面拽,將臉拼命的貼近門縫處,儘量少少的呼吸。

 她不想死在這裏!

 剛纔那兩個男人將她鎖進了這間房裏自帶的衛生間,選了首搖滾音樂將音量開到最大,即使她喊破了嗓子也不會有人聽見。

 角落裏放着一個小型的煤氣罐,閥門被擰壞了,有毒的無色無味的氣體正在以飛一般的速度往外竄,迅速的充滿小小的廁所。

 很快,她感覺到呼吸困難,全身痙攣。

 門外,鄭承炫離去的腳步有些急切。

 “炫,不再等等嗎?”五大三粗的耀哥跟在他後頭問。

 “等什麼?你還擔心她死不了嗎?”鄭承炫不屑的口氣。假如這個女人真的有幸死不了,那也無所謂。在生死之間走過了一遭,她不會再敢說些什麼,這比空口說無憑的保證要強得多。

 “不是,只是以往我們都會再等等!”

 “阿耀,以往的那些人都是窮兇極惡之徒!”鄭承炫提醒下屬,“再說了,眼睜睜看着這麼一個大美人在我面前香消玉殞,於心何忍?唉,可惜,可惜吶。”嘴裏說着憐憫的話,眼神卻是比冰層之下的清水還要冷。

 那個女人,就算是死,也要拒絕他!做他的女人有什麼不好!

 在他面前玩高貴冷豔麼?好吧,那就必須爲這個決定付出代價!

 “炫,從未見過你這麼仁慈過。”

 仁慈?是在說他麼?

 他的脣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

 沒有力氣再去撞門,再大聲呼救了,江紫薰爬向那個小小的煤氣罐,脫下外套想要將壞掉的煤氣閥門堵上。

 一步,兩步,三步……只差一步了,身體越來的乏力,腦子裏混沌一片。頹然的趴下,左手食指的指尖擦着煤氣罐僵硬的外壁,停在細微的劃痕處。

 暗沉沉的夜色中,江紫薰的眼面前晃過多少畫面。

 十五歲那年,得了闌尾炎,手術後不幸感染,高燒不退,昏迷不醒,生命懸於一線。

 其實,她更加不想醒來!繼母早就不來看她了,父親這兩天也來的少了,他們都以爲她活不過來了。她的心彷彿跌到了冰洞中,乾脆自暴自棄,一心只想着趕緊死去,免得給人增添麻煩。

 那個時候,只有秦墨麟整天整夜的守着她。

 睡夢裏,她胡話連篇。

 可是這一次與記憶裏不同,安靜的醫院病房裏,靜默的點滴聲中竟然夾雜着匆忙急促散亂的腳步聲,好像有好多人從外面進來。緊接着有猛烈的撞擊門扇的聲音,

 還有男子聲嘶力竭的大喊:“趕緊給我開門,把秦雲軒那個人渣給我找來!告訴他,如果裏面這個女人有個什麼閃失,讓他等着坐牢吧!”

 這是誰呢?誰發這麼大的火氣?

 對了,是她的墨麟!

 那個時候,她的墨麟曾經同負責她手術的醫生吵過一架,也曾經這樣狠狠的威脅過!

 庸醫!庸醫!闌尾炎是最最簡單的手術!你們連這個都做不好,也敢說自己是醫生!

 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情,你們這些人就等着陪葬吧!

 少年狠戾的話語,讓意識逐漸滑向虛無的她覺得心悸,感動的流下了淚水。墨麟的手指撫上她的面頰,激動的問她,紫薰,紫薰,你醒了嗎?

 她嘴脣艱難的動了動,什麼話都沒說出來,淚水止不住的流淌。

 紫薰,你不要着急,慢慢說,想要什麼?

 墨麟細心溫柔的手指輕輕拭去她的淚水。

 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有戀愛,但是關係卻比戀愛中的少男少女還要親密。想象着墨麟朝氣蓬勃的樣子,她嘴角微微彎起,思維漸漸變的清晰。

 墨麟,好想與你再去一次那個斷崖,不知道崖上那棵小樹長的怎麼樣了。

 上個月他們一起發現的那棵,長在石頭縫裏的小松樹,一絲一毫的土都看不見,卻仍舊頑強的勃發着全身的翠綠蒼勁!

 這是記憶裏唯一的一次,由衷感嘆生命力量的強大!

 墨麟貼近她的耳邊,忽然笑的邪氣,溫熱的吐息噴灑在她的頸側。

 紫薰,我現在就去把那棵小樹帶回來!不過外面正下着大雨,山高路滑,而且馬上就要天黑了,我很有可能就回不來了!不過這樣也好,你若死了,就來陪我!

 不要,墨麟,不要!

 美貌的女生總是會有那麼一些小傲嬌,她也不例外,總愛指使秦墨麟做這個,做那個,而他幾乎從不拒絕,非常樂意的照做。以前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但是隨着年歲漸長,孩童時代簡單純潔的友誼,慢慢變得微妙。

 那一刻,她突然意識到,其實,秦墨麟對於她來說,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如果,世界還在,而他卻不在了,那將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如果你怕我有事,就快些醒來,阻止我!秦墨麟說完這句話就轉身走進雨幕。

 墨麟!她大喊一聲,驚出了一身汗。

 恍惚間,門被狠狠的撞開,門扇彈在牆壁上的巨響聲中,有人走進來,身體很快被一雙有力的臂膀緊緊摟住。

 她忽然心寬了,依偎在那個溫暖的懷抱裏,喃喃道,“墨麟,你來啦……”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還好,等到他了。

 與那次一樣,真好!

 秦雲軒嗤笑,看向緊張的臉色都已經變了的李在恩,不介意在他的傷口上再撒上一把鹽,“李在恩,你真是沒用,就算是在昏迷中,她叫的也是我哥的名字啊!”

 李在恩眼神似淬了毒一般,狠剜他一下,“如果歐陽知道了你這樣對她,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語氣裏既有憤怒,也有仇恨。

 “李在恩,你就別死撐着了,剛纔這個女人叫的是什麼?墨麟,墨麟!秦墨麟!跟那個什麼破歐陽有半毛錢關係!”秦雲軒得意非凡,“還不承認!”

 李在恩氣得渾身發抖,“如果他是你哥,他肯定會

 爲有你這麼個弟弟感到悲哀!”不想再跟他多說,救護車就快來了,李在恩抱着江紫薰走進了電梯。

 “我警告你,不要刪除今晚的監控錄像!”

 這個時候,應該立刻調看今晚的監控錄像,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害的紫薰。可是現在他哪裏還顧得上那個!如果紫薰死了,就算懲治了兇手又怎樣!

 最好紫薰沒事,否則他就算傾盡所有,也會還她一個公道。

 遣散了前來開鎖的工作人員,秦雲軒立在被破壞的包間門口,臉色陰晴不定。停頓了十幾秒鐘之後,他邁步走到509號房門口,在門上輕輕敲擊了三下。

 “誰?”

 “秦雲軒!”

 門鎖轉動的聲音響起,秦雲軒推開門走進去。裏頭沒有開燈,烏漆抹黑。秦雲軒熟門熟路的往前走,走到沙發的位置坐了下去。

 “你弟什麼來路?”秦雲軒的嗓音幽幽的,“破壞通訊設施,放煤氣罐,開門,等等,非常專業。”

 黑暗裏一個女子柔妹吃吃的笑,“當初你只說了咱們互相幫助,其餘的一概不管!怎麼,忍不住好奇了嗎?到底還是年輕了些。”女子輕聲嘆息。

 秦雲軒最煩就是人家說他年輕,在他的成長經歷中,年輕就是不成熟,衝動冒失的代名詞。

 “你弟下手也忒狠了!”

 “下手狠麼?”女子溫柔的手臂如同絲蔓一樣纏上他的脖子,嘴脣在他的頭部輕點,“看來,你還真不想那個女人死!”

 “我爲什麼要讓她死?”秦雲軒有些厭惡的拿開女人的手臂,“在某種程度上,她比你強了不知道有多少倍!我都沒想要你去死,又怎麼會想要她死呢?只是可憐了,你的那個呆萌萌的情夫!”

 那女人也不惱,手指輕點在他的臉頰上,“沒有什麼可憐的!當初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過他,我是一條毒蛇,只有不怕死的男人才愛的起!”

 “你就一點點都不覺得內疚?”

 “他的死是他自己的選擇,我爲什麼要內疚?”女子蛇一般滑到他身旁,坐上他的大腿,好像並未意識到來自他全身的那股冰冷的拒絕的氣息,柔軟細嫩的手指撫弄着他的脣,“秦雲軒,其實內疚這個詞從你的嘴巴里說出來,還真是滑稽!”

 靈活的小手拉開他的衣衫,滑入衣服裏頭,在胸口處來回摸索,揉弄,感覺到他瞬間緊繃的身體,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嗓音魅惑佑哄,“怎麼樣?要不要玩玩?”

 “章紅綿,請你離我遠點,我是怕死的男人!”秦雲軒忍住已經被點燃的欲望,狠狠推開賴在身上的女人,“你,我消受不起!”

 章紅綿好像是發現了什麼極爲好笑的事情一般,柔妹的身體在沙發上笑的前俯後仰,“反應這麼強烈,秦雲軒,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不過,我聽說你們秦家幾代人,男子裏頭出了好幾個情聖!你是下一個嗎?”

 秦雲軒的心好似被刺了一下,冷冷的迴應,“你們章家祖上是不是出了好多的蕩婦**,所以到你這裏,更加的發揚光大了!”

 漆黑不見五指的房間裏,一陣死一般的幽靜。

 秦雲軒覺得無趣,站起身朝着女人坐着的大致方向說道:“我們說好了的,這一個月的房錢,我可以不收你的,但是下個月的今天,你必須要離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