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127千萬不要衝動!

發佈時間: 2023-04-11 03:52:13
A+ A- 關燈 聽書

 大冷的天,江思夢只穿了一件超短的紅色低胸連衣裙,兩條白嫩佑人的大腿在璦昧燈影的映照下被鍍上一層迷幻的光彩。

 她手裏端着一隻高腳的玻璃杯,靠在大廳的圓柱形大柱子上,微微仰頭喝了一口杯子裏的暗紅色液體。濃豔的妝容,過分的打扮,使得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最起碼成熟了五歲。

 似乎是覺察到有人在看她,江思夢在人羣裏掃視了一圈,徑直走向吧檯。放下酒杯,一隻纖細的手臂搭上吧檯冰涼的櫃面。

 她不動聲色,不慌不忙,非常有耐心的等待着。

 大約過了五分鐘,一個身材微微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靠近她,將手中的杯子在櫃面上輕輕敲了敲,笑容可掬,“小姐,一個人嗎?”

 江思夢笑的雍容優雅,拿出白天鵝般的姿態來,並不看他,淡淡回了句:“現在不是了。”

 中年男子沒想到這個大美女這麼上道,登時喜不自勝,舉杯過去在她的杯子上面碰了一下,“既然我們這麼有緣,就請喝了這一杯。”舉起杯中酒,一飲而盡。

 江思夢細長的手指勾着杯子,淺淺沾了沾脣。

 “小姐,看你這樣子,是不是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啊!”男子涎着臉,搭訕。

 江思夢轉過臉,看了他一眼,“先生看的真準。”

 男子勾頭看着江思夢,浸入酒意的眼神裏散發着火熱的光芒,“那小姐不妨說說自己的遭遇,楊某今晚非常樂意做一個忠實的聽衆!”

 江思夢高舉酒杯,杯中液體擋在臉側,阻隔了男子大部分的視線,輕笑一聲,“說來話長,又都是一些讓人敗興的話,還不如這杯中物來的痛快!”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小姐,”男子拿開她遮住臉頰的杯子,眼神誠摯,“酒喝多了傷身,也傷神,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還是遠離此物的好!”

 江思夢真恨不得將杯子裏的液體全都灑在這個讓人噁心的男人臉上,獅吼一句,“拽什麼文,老孃不識這一套!死肥豬,滾!”

 耐着xin子與他周旋,灌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將他哄到了包間門口。人已經醉的不成樣子,兩手在江思夢身上胡亂摸索,大吃豆腐,江思夢氣得想要找把操刀剁掉他那雙手。

 “美人,寶貝,甜心!”嘴裏胡亂叫嚷着,男人緊緊摟住江思夢的臀部,“我們這是要上哪裏去?”

 “去一個好地方,你最喜歡的地方!”江思夢惡狠狠的說,反正不管她現在說什麼,這人也聽不見了。

 男子兩手扒着包間的門不肯不進去,嘴裏噴着酒氣,嘴巴往江思夢臉上湊,“來親一個,親一個,我就進去!”

 江思夢被他纏的沒有辦法,只好照做,卻在對方的嘴脣還沒靠到臉上的時候,一聲厲喝響起,“江思夢!”

 而後身體被一股大力拉扯開,步子走的不穩的醉酒男子失去了她的幫扶,一個踉蹌往前衝,撞開了包間的門,身體幾乎整個都趴了進去,只剩下左腳擋在門扇那裏。

 江思夢甩開拉她的手臂,冷冷看向那個阻止她的人。這人已經連續兩天晚上過來這

 裏了,每次來了之後,也不說話,只坐在角落裏默默的看着她。

 今晚,實在受不了了!她就不信了,這人還會那麼淡定。

 “思夢,不要這樣。”

 江思夢幾乎是用吼的,“不要這樣,我能哪樣?江紫薰,你倒是給我說說看,我還能怎樣?”

 “江思夢!”江紫薰雖然氣的想要狠狠給妹妹一個耳光,但是理智提醒她千萬不能這麼做。如果打管用,那父親當年早就將教育好了。

 手僵在半空中,緩緩收了回來,她看向江思夢,又看看嘈雜的大廳,“我們能找個安靜的地方說話嗎?”

 “不能!”直接就拒絕掉,“現在是我上班時間,夜總會有規定,上班時間不準做與上班無關的事情。”

 一提夜總會,江紫薰心頭就憋着怒氣,忍不住針鋒相對,“什麼上班,上什麼班?你若是怕壞規矩,以後不要在這裏上班好了!江思夢,你一個大活人,有手有腳,做什麼不能養活自己,非要待在這種地方?”

 “這種地方哪裏不好了?你以爲你現在的工作就很好嗎?你說說看,你現在一個月能賺多少錢,去掉房租,水電費,上網費,伙食費,然後還剩多少?拼死拼活的那點錢,夠我塞牙縫嗎?”江思夢的語氣極爲不屑,手指指向自己,“你看看我!我是吃的比你差,穿的比你差,還是玩的比你差呢?江紫薰,從前,你樣樣比我強,可現在呢?你還有哪裏比得上我?”

 江紫薰被氣的說不出話來,更大的原因是怕自己在盛怒之下口不擇言,說出什麼不可挽回的話來。

 忍吧,忍吧,江思夢這件事情,急不得,得要好好想想辦法。

 不要衝動,千萬不要衝動!剛纔已經說的那些話,江思夢根本就聽不進去。而且,在這麼多人面前,吵吵嚷嚷,江思夢也會難堪。慶幸的是,熱鬧的音樂聲蓋過了她們的說話聲,只有近旁幾個人看了過來。

 “而且,你不是也未婚先孕了嗎?有什麼資格管我?”

 臉上的嘲諷與不屑深深刺痛了她的心,江紫薰愣住了。懷了秦果嫣的事情,除了幾個極爲熟悉的人之外,別人是不知道的,就連父親與繼母都不懂,江思夢怎麼會知道?

 但是想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秦雲軒告訴她的。

 “可能要說,是與自己深愛的男人在一起,你不後悔!可是,你怎麼就知道當初我就不是與深愛的男人的在一起呢?你怎麼就知道我會後悔呢?憑什麼你就可以這麼理直氣壯,我就要卑躬屈膝,見不得人呢?憑什麼,憑什麼呢?”

 “讓開!”江思夢推開江紫薰衝進包間,將堵在門口的男人拖了進去,而後狠狠關上門。

 觸動江紫薰的心思,她有些呆愣,等到反應過來,再去推門時,發現門已經從裏面鎖上了。

 “江思夢,開門,開門吶!”使勁敲門,敲了好長時間,都沒有得到迴應。

 有幾個打扮的非常暴露的夜總會女郎從她身旁經過,皆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一邊走一邊議論。

 “這個女人在做什麼

 ?”

 “誰知道呢?像她們這種學生妹,最最清傲了,以爲上了大學就什麼都有了,看什麼都不順眼!”

 “我一個月賺的比她一年賺的還要多,切!”

 江紫薰轉身倚在暗色調的門上,聽着舞臺上歌手煽情熱辣的歌曲,那些聚在一起,踏着隱約節奏瘋狂躁動的人羣,深深嘆了口氣。

 包間內,江思夢撥通了秦雲軒的電話,冰冷的沒有一絲感情的語氣,“滿意嗎?”

 “還行!”秦雲軒的語氣同樣冰冷。

 “秦雲軒,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這個與你無關!你只要記住,你是我買來的,你還欠我很多錢,想要還錢,就必須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否則,你從哪裏來的,我就把你送回哪裏去!”

 “媽的,秦雲軒你這個變態,去死!去死!”放下電話,江思夢揀起茶几上的一個杯子用力扔了出去。易碎的玻璃製品碰撞到牆面上,落到地上碎成了好幾片。

 有一小片彈到了趴在地上那個男人的額頭上,男人豬頭一般哼哼兩聲,江思夢怒火中燒,揚起腳狠狠踢他幾下出氣。

 江紫薰失魂落魄的往夜總會外頭走去,走廊盡頭,璦昧柔和的壁燈下方站着一個邪魅的混血男子。

 “怎麼樣?江紫薰,被親人無視的滋味不好受吧。”幸災樂禍的笑,秦雲軒緩緩向她走來,“你放心好了,以後我一定會讓你難過的淋漓盡致!”

 這個男子,從一開始知道他是墨麟弟弟時候,產生的親切感,已經一絲一毫也沒有了。因爲墨麟當年的事情,他記恨在心,責怪自己,她曾經以爲那是理所當然的。上次處心積慮綁架她的事情,她從來都沒有怪過他。

 如果換做是她,也會對間接害死親人的人耿耿於懷。

 可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將事情做成極端,爲了自己的痛快,不擇手段,即使將別人置之險境也在所不惜。

 深深吸了口氣,迎上秦雲軒惡意挑釁的目光,江紫薰冷冷的回敬,“秦雲軒,我知道你對我非常不滿!你想要怎麼對付我都不要緊,請你不要牽連到別的人!江思夢,她與這件事情毫無關係!”

 “是,我知道江思夢與那件事情毫無關係!但是,她是你妹妹啊!誰叫她是你妹妹呢?”秦雲軒怪笑一聲,居高臨下俯視着她,語氣冷利,“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嗎?”

 “秦雲軒,你就不要說那麼多廢話了?到底怎樣才肯放過思夢?”她開門見山的問。

 “好辦吶,只要你離開我哥,離得遠遠地!我保證馬上放了江思夢!”

 “不可能的!”江紫薰斷然拒絕,看向他的眼神變的清冷犀利,“我不會離開墨麟!永遠不會!你就死了那條心吧!”

 “那我就沒有辦法了!”秦雲軒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看來,你與她所謂的姐妹之情也不過如此。”

 江紫薰知道,如果答應了離開秦墨麟,秦雲軒肯定又要說,看來你對我哥的感情也不過如此。

 唉,爲什麼墨麟的弟弟會是這樣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