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15當年的事情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06:22
A+ A- 關燈 聽書

 楊敏沒有再接着這個話題說下去,放下手中的百合花,向一株紅色的茶花走去。

 “這一株的名字叫做百日紅,是小羲親手挑選的,這裏的所有花,每一株每一盆,都是他親自打理的。他很喜歡花,因爲它們雖然嬌嫩不堪,像是炫彩的玻璃泡泡一樣容易幻滅,卻能夠給人帶來賞心悅目的快樂感覺。”

 “不過,那只是小羲還在上學的時候做的事情。自從他做了總裁,這些花便被冷落,一向都是張嫂在照理,偶爾我也會過來看看。”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江紫薰覺得楊敏說的應該是真正的歐陽文羲,那個想要把自己有限的生命像花般綻放,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華彩,向所有人表明,他曾經來過這個世界。

 而楊敏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那神情那動作,就好像她就是這些花一樣。寂寞的綻放自己的美麗,渴求在意的人關注,卻只能夠被不相關的人欣賞。

 她不知道楊敏有着怎樣的遭遇,但卻也能夠猜出那兩個原本沒有關聯的人,因爲相近的遭遇,同病相憐。

 那一句,“小羲對你真好,讓人嫉妒。”

 楊敏的事情,由此大概可以窺見一斑。

 “剛纔伯母的話,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楊敏拉着她的手,“這些年來,在歐陽家,還從未有人敢於挑戰她的權威。我想,她只不過是在怪小羲,並非完全針對你。”

 江紫薰覺得似乎還有更爲重要的原因。在結婚之前,墨麟帶她回了洛川去見秦家人,卻沒有對歐陽家這邊吐露一點風聲。

 潘採筠這樣精明的人,肯定知道了這件事情。同是長輩卻遭到不同對待,不管是誰都會生氣。但是,這其中的關節墨麟也必然會想到,卻還是這樣做了。這隻能夠說明一個問題,他與潘採筠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張。

 偌大個花園別墅,造價不菲,卻一直幾乎無人居住。這已經很能說明問題。

 心裏有了疑慮,她很想問,卻不知道該怎麼問。楊敏是什麼人,在歐陽家處於什麼樣的地位,她都還不知道。

 “實在對不起,楊阿姨,因爲我的出現,讓大家都不愉快了。”想了想,她小心翼翼的說。楊敏這個女人很敏銳,她面前不能多話,有很多時候,都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不,這不是你的問題。”楊敏深沉的眸光在她身上一頓,“小羲與伯母之間一向不睦,前幾年尤爲緊張。不過,小羲這一次做的事情也確實太讓人寒心。”

 果真,墨麟與潘採筠的關係很緊張。但是,怎麼緊張,又爲什麼緊張,楊敏不會告訴她。去問墨麟麼,總感覺那些深埋在他心底,不能觸碰的東西。

 可是,如果不知道,她又如何解開墨麟的心結?

 “張嫂!你這就要走了嗎?你在歐陽家待了這麼多年頭,怎麼說走就走?”溫室外頭,有一個女子問,“老夫人給了你多少養老費?”

 “像我們這樣的人,你以爲能有多少?”張嫂平淡的聽不出語氣的聲音,“你只要認真做事就行,不要打聽那麼多!”

 “怎麼就不能打聽了?”先前說話的女人轉爲嘲諷的語氣,“難道,老夫人給你的錢已經多的不能讓人知道了嗎?還是說老夫人像個鐵公雞一樣,一毛不拔!”

 “這個跟你沒有關係!”張嫂冷了語調,“請你讓開!我還要趕車!”

 “張嫂,你還真要走啊!你伺候了少爺那麼多年,從他呱呱墜地,到去英國留學

 ,又到現在登上總裁大位,按理說你是大功臣一個,怎麼卻在最該榮耀的時候被趕出去了呢?少爺他也不管管嗎?就這樣漠不關心的任憑你走嗎?”

 張嫂沒有說話,地面上傳來一陣手提箱的輪子在地面上滑過的聲音。

 江紫薰忽然想到張嫂應該是最知道歐陽家底細的人,或許去問她,能夠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

 眼角餘光偷偷看了楊敏一眼,想看看她在知道張嫂即將離去時,有什麼反應。可是,她正專心致志的圍着那株茶花不知道在看什麼,似乎並沒有聽到一樣。

 “楊阿姨,我想出去走走!”

 •тTk an•¢ 〇

 “去吧,別走太遠!”

 看樣子楊敏並不打算跟出來,她鬆了口氣。

 出了溫室,就朝着大門的方向跑過去,繞過彎彎曲曲的鵝卵石小徑,走到了大路上。張嫂穿着一件咖啡色羽絨服,肩上揹着一個大包,手裏頭還拖着一個,馬上就要走到大門口了。

 “張嫂,等一下!”

 張嫂回過頭,在看到她的時候,臉上的神色由期待一下子轉變爲失望,繼而冷淡,“江小姐,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是來送送張嫂的。”

 張嫂沒有理會她,轉身就走,“不用了!江小姐現在得意洋洋的過來痛打落水狗,卻不知道終有一天,你的下場還不如我!”

 “張嫂,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來送送你,真的!”

 “以我以前那樣對江小姐,你不恨我就已經不錯,怎麼還肯相送!你這話只能騙騙三歲的小孩子!”

 張嫂很快走出大門,江紫薰也跟上去,伸手去拿她身上的包,“您的包太重,讓我幫您拿吧。”

 “不用!”張嫂甩了幾下都沒甩脫,厲聲吼道,“你這人是怎麼回事?我都說了不要你送!”

 “張嫂!你聽我說!你剛纔說我不是真心來送你,我現在告訴你,我確實不是真心的!”

 “你終於肯說真話了!”張嫂往回拽行禮的力道輕了一些,“你們這樣大的年紀,在我面前耍這些花樣,太嫩了!”

 “但是,我也不是來看你笑話!”江紫薰真誠的說,清澈的眼眸如明淨藍天流下的無塵之水,“我其實是有求於你!”

 “江小姐,這個時候纔想起來求,是不是太晚了?不過就算再早一些,也是一樣!說實話,如果我現在還在歐陽家,你來求我勸潘採筠同意你嫁入歐陽家,我也是不會同意的!”張嫂的臉上是一副“你就死了那條心吧”的神情。

 “張嫂,我不是求你那個!”江紫薰並不在意,她這樣說實在是太正常了,“我是想求你另外一件事情!我們到那邊的小花園裏去吧。”

 張嫂冷笑,任由自己肩上的行禮被她拿走,“那也遲了!如今,你與其在我身上費這功夫,還不如去討好潘採筠!”

 “我不會討好別人!在這方面,我很笨!”江紫薰老老實實的承認,“否則,老夫人也不會那麼討厭我!”

 “別在我面前裝可憐,你到底有什麼事?”

 “我想知道文羲以前的事情,還有,文羲爲什麼與老夫人的關係一直都不好。”

 “這個你應該去問少爺,或者,是老夫人!”張嫂臉上的溝壑好像是單獨的冰峯此刻都融合到了一起。

 “我不會去問他們!這樣的事情,對於文羲來說是一種傷害。而對於老夫人,她對我的態

 度,你肯定知道,她絕對不會告訴我這些!”

 “那你憑什麼斷定我就會告訴你!”

 “因爲,文羲是你從小一直帶到大,你對他比親身的奶奶還要疼愛。所以,我想你肯定不願意他受到一點點委屈!同樣,我很喜歡他,不想讓他難過的心情,你一定能夠理解。我之所以想知道,不過就是想解開他的心結。”

 “那不關我的事!江小姐,我勸你不要浪費時間!我什麼也不會告訴你!”

 “張嫂,我不相信你對文羲的事情這兒冷淡!除非,他並不是你看着長大的那一個!”

 張嫂臉色變了,幾大步追上她,去搶奪她手裏的行禮,“對不起,江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知道的!張嫂!”她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以你對文羲的關心程度,就算離開了,你也不會就這麼不打招呼!不管是誰,付出那麼多,都不會心甘情願的離開!可是,你沒有,你表現的很平靜,甚至還有一點解脫的感覺!這是爲什麼呢?”

 江紫薰攔住連行禮也不要就打算匆匆走開的張嫂,“那是因爲,你一直都知道,歐陽文羲並不是歐陽文羲!”

 “你真是瘋了!”張嫂詫異的瞪着江紫薰,拽回自己的包就往前走。

 江紫薰沒有阻攔她,張嫂不肯告訴她,在意料之中,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歐陽文羲是秦墨麟,張嫂是知道的。第一次來別墅看到的那個放在地下室的歐陽文羲的牌位,點燃的線香,還有張嫂對歐陽文羲冷淡的態度,都能夠說明問題。

 但是那個時候,她都還不太確定被她口口聲聲稱爲歐總的男人是誰,當然更不可能去理會張嫂的事情。現在想來,張嫂對替代了歐陽文羲的墨麟何止是態度冷淡,根本就是心懷不滿,還有不甘。

 那一次,與其說是想嚇唬她,倒不如說是張嫂更想讓人知道歐陽家曾經有過歐陽文羲這個人。作爲歐陽文羲最爲親近的長輩,不想讓在意的孩子就這樣消失掉,就好像從來都不存在這世上。當然這樣的心思不可能讓歐陽家的人知曉,以後也不可能說出去。

 那一次選擇她,是必然也是偶然。

 所以,江紫薰認爲,那些讓張嫂抑鬱,糾結,難言的祕密,在臨走前,很有可能再次告訴她。正是因爲她們沒有半點交情,將來甚至連面都不會再見,而她又與歐陽文羲有着極深的淵源,所以纔是極好的傾訴對象。

 “張嫂,我知道你心裏很痛苦,我理解你難過的心情。可是,你或許不會相信,他的心情跟你是一樣的。他並不是有意要取代那個人的位置!他也有很多無奈。如果,你還是無法諒解,我只能夠代他向你說一聲,對不起。”江紫薰真心實意的說,“我知道這一聲對不起實在沒有什麼作用。無法挽回那個人可貴的生命!也不能讓那個人恢復自己的身份。”

 張嫂的身體猛的頓住,而後又加快往前,漸漸的腳步緩了下來,最終停住。她深深嘆了口氣,轉回身。暮色蒼茫的晚風裏,她眼圈微紅,凌亂的鬢髮拂過皺紋縱身的額頭,說不出來的脆弱無力。

 “江小姐,你知道上一次我爲什麼會讓你知道文羲少爺的事情嗎?”張嫂上了年紀的幽深目光緊緊攫住江紫薰,“或許你能夠猜出來一些,但最重要的其實是,我早就認識你了!”

 江紫薰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好吧,江小姐,我可以把當年的事情全都告訴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