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16感覺你會來這裏

發佈時間: 2023-04-11 04:06:30
A+ A- 關燈 聽書

 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冬天的小花園,到了晚上非常安靜,黑兮兮的一片。花園外頭的馬路上路燈輝煌,一直通往歐陽家別墅的方向。

 黑夜裏,歐陽家的別墅,每個房間的燈都會打開,遠遠看着,就好像那裏面有着多麼熱鬧非凡的盛景一般。

 江紫薰倚在美人靠上,絲毫沒有覺得身下水泥凳面侵骨的寒意。

 “江小姐,我看得出來你是個正經的女孩子,最後給你幾句忠告。”

 “我勸你不要蹚歐陽家的渾水。千萬不要以爲生下了歐陽家的後代,老夫人就會讓你進門。相反,我覺得你要保護好那個孩子!”

 “你這樣年輕又漂亮的女孩子,想要再找個好男人,並不是難事。”

 身後有輕微的響動,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瞬間籠在她的頭頂上方。似乎帶着一絲急切,那人很快在她身旁坐下來,伸出有力的手臂將她緊緊摟進懷裏。軟而溼的吻,細碎的,一點一點的落在她的後頸上。

 “墨麟,別……”她想掙開他的懷抱,過緊的束縛讓她有些不舒服。

 他的聲音帶着冬夜裏被寒風浸潤的輕顫,“這樣涼?”

 受不了他說話時拂過她頸子的熱氣,她縮了一下脖子,臉龐微微泛紅,“還行,也不是太涼。”經他的提醒,才發覺手腳都凍的麻木了。

 “你的手都快凍成冰了,還有臉……”溫暖的大掌包裹住她的手,面頰緊緊貼靠過來,羽絨服拉鍊的聲音響起,將她拉向胸膛,“怎麼不帶手機?”

 沒想到他會突然問這一句。

 “哦……”

 這才注意到還真是沒帶,剛纔一心只想着追張嫂,忘記了。

 想到他可能已經找了自己很長時間,她有些心虛,“怎麼找到我的?”

 他溫暖的指腹在她細嫩的脣瓣上輕輕撫過,“感覺,感覺你會來這裏。”

 她笑了,伸手攬住他的脖子,將腦袋湊近他,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你的感覺還真是準!”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冷的原因,感覺到他渾身都像籠罩在一片蕭瑟寂然的氛圍中。

 這樣的感覺,讓她的心口窒悶的難受。

 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親他,歐陽文羲微微一愣,繼而低下頭,臉慢慢靠近她,鼻翼貼着鼻翼,嘴脣對着嘴脣,就要親下去。

 卻被她躲開,笑着推開他,“這裏太涼了,我們回去吧。”

 在聽到張嫂說的那些話之後,她真的沒有心思跟他纏綿。

 剛站起來,手腕便被他攥住,一股大力帶着她往回退,整個人都跌坐在他的腿上。

 “你幹什麼……”

 摟着她的纖細的腰,他溫熱的呼吸近在耳畔,霸道的,命令的語氣,“告訴我,奶奶都跟你說了什麼?”

 “沒有什麼。”

 “那你怎麼一個人跑出來,跑到這個什麼人也沒有的地方?”

 她沒有從正面回答,輕輕反問一句:“張嫂走了,你知不知道?”

 “嗯,我沒能夠留下她。”

 “我知道,所以我代你過來送送她。”

 歐陽文羲的聲音稍微緩和,鄭重的也是命令的說:“記住,以後不要一聲不吭的就跑出來。就算真的有事,也要帶上手機。”

 她將臉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笑嘻嘻的說:“你的感覺不是很好嗎?不管我走到哪裏,你都能把我找回來吧。”

 “我只怕你不願意等我。”

 伸手擡起她的下巴,他的臉完全隱在黑暗裏,隱約看得見臉部的輪廓,只一雙眸子如明珠一般熠熠生輝,帶着一種讓她看不明白的幽暗。

 “媽咪,快來救我!”秦果嫣大聲哭喊,拼命的向她伸出手來。

 “果果!”她眼睜睜的看着女兒被一羣穿着黑西裝戴着墨鏡的男子帶走,塞進了汽車,可是卻無能爲力,只能夠跟在汽車後面追。

 好不容易追上,汽車的深色玻璃降下來一些,露出副駕駛座裏,潘採筠一張冷冰冰的沒有絲毫溫度的臉。

 “江紫薰,這個孩子,我們歐陽家是不會承認的!你要想進歐陽家的門,就必須要把這個孩子送走!”

 “不,不,求求你,不要!”江紫薰死命拍打着車窗玻璃,“老夫人,求求您,快些把車門打開,把孩子給我!”

 “不行!”潘採筠毫不留情的說。

 “老夫人,不管怎麼說,果果也是您的重孫女,是您孫子的骨肉,您不能這樣對她!”

 “我親手養大的親生兒子都能趕出家門,我看他不爽,毫不猶豫的就把他從樓上給推下去;爲了得到一個健康的繼承人,我逼死了親孫子,他一死立刻就能將他的屍體送人!重孫女有什麼了不起!”潘採筠淺灰色的眸子裏充斥着不屑,冷酷,無情。

 “可是,果果是總裁的親身女兒,是你辛辛苦苦培養的接班人的女兒啊!你總要顧忌一下他!”

 “你是在提醒我打狗應該看主人嗎?”潘採筠眼神裏嘲諷的意味更加濃厚,“可惜,他也只是歐陽家養的一條狗!在我眼裏不過就是一個替代品!既然他

 不聽話,就別怪我不客氣!這是你們結婚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不!不!我不結婚,你把果果還給我!”她聲嘶力竭的喊。

 潘採筠露出得意的神情,吩咐司機:“把孩子給她!”

 “媽咪!”秦果嫣驚恐的喊聲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斷斷續續的弧線。

 他們竟然將孩子從車裏扔了出來,江紫薰瘋了一般跑上前,去接自己的寶貝。卻在將要跑到面前時,秦果嫣憑空消失了。

 “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你們必須要付出代價!”泥土路揚起的灰濛濛的塵埃中,傳來潘採筠狠戾陰鷙狂躁的聲音。

 “果果!”江紫薰大喊一聲,坐了起來,淚流滿面,胸口急劇的起伏。

 歐陽文羲推門進來,“怎麼了,紫薰?”

 江紫薰掀開被子衝下牀,連鞋子都沒來得及穿,慌亂的奔跑中,被拖拽到牀下的被褥絆倒。

 “紫薰!”

 歐陽文羲快步走過來,把她從地上撈起來,抱在懷中。卻被江紫薰狠狠的回抱住,她把頭埋進他的胸前,身體顫抖的,壓抑的哭泣。

 “墨麟,我怕……”江紫薰兩手緊緊箍着他,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樣。糾纏,揉捏,貼靠,不肯放。

 “做惡夢了?”歐陽文羲伸手輕輕拍着她的後背,柔聲哄她,“不要怕,只是夢而已!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怕。”

 在這一瞬,有很多話都想問他。

 墨麟,當初你的父親,真是被潘採筠從樓上推下去的嗎?只因爲,他違背了她的意圖,沒有娶楊敏,而選擇和你的母親在一起?

 墨麟,歐陽文羲真的是潘採筠逼死的嗎?只爲了得到比他更爲優秀的你做爲繼承人?

 墨麟,潘採筠真的讓你的母親服下催生藥物,致使她早產難產而亡?只爲了在你父親死後,能夠儘快的得到繼承人?

 而這一樁樁一件件,她都讓你知道,有些甚至還讓你親眼目睹?

 天啦!這到底是一個怎樣鐵石心腸的女人?這又是怎樣一個心狠手辣的母親?

 可是,這些話,她知道不能問。問了,只能讓他再一次想起那段陰霾的歲月。

 或許,他曾經想過遠離,以他的個xin絕不會與潘採筠這樣的人同流合污。

 但是,當瀕臨死亡的歐陽文羲,吐血不止的弟弟,體溫逐漸消失的那個面無血色的人,顫抖着抓住他的手,苦苦的哀求他,請他一定要繼承歐陽家,從此以後都要以歐陽文羲的身份活下去。那個時候,他的內心是在經受着怎樣如同地獄般的烈火炙烤的痛苦啊。

 獨自一個人,在黑暗中奔潰,在黑暗裏重生,又在黑暗裏往前。

 “文羲少爺沒了之後,墨麟少爺被強行帶去了英國,而後被限制自由,信用卡凍結,護照沒收,總而言之,凡是回國所需要的東西他一無所有。墨麟少爺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三天三夜,第四天出來之後便好像變了個人一樣。不再抵抗,他所做的事情除了努力把自己變成第二個文羲少爺,就是學習經商之道。用了一年的時間以超人般優異的成績取得老夫人的信任,重獲自由……那時我最最不忍心見到的就是,每天傍晚,他坐在文羲少爺生前最愛的那架鋼琴前,眼神絕望的,一遍又一遍的彈奏那些讓人難過的憂傷曲調。”

 只要想起張嫂說的這段話,江紫薰就心痛如刀攪。她的墨麟,那麼美好的他,爲什麼要遭受那些?

 覺察到她的情緒,歐陽文羲將她的身子扳正,擡起她的臉,“紫薰,你怎麼了?”

 摟得他更緊一些,“墨麟,我很想果果,明天可以回去嗎?”這個地方,她真是連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好。”沒有猶豫的回答,“乖,我抱你上牀。”

 “墨麟,對不起。”江紫薰摟緊他結實的背,將臉埋在他的胸口,“那四年,我不在你身邊……”

 歐陽文羲把她放在被窩裏,拉起被子蓋上,脫掉鞋子緊跟着在她身旁躺下。有着淡淡菸草氣息的手指溫柔的撫摸着她的臉,“如果要說對不起,那也應該是我。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過去的就過去吧,我只想在未來的每一天都擁有你。”

 過去的,已經過去,改變不了。

 未來更重要,不是嗎?

 他輕輕的翻身覆上她溫軟馨香的身子,動作溫柔的褪下她的睡衣,內褲……

 只有靠的更近一些,才足以驅散黑夜裏不斷凝聚的寒意。

 潘採筠一直都沒有露面,早上送他們離開的人是楊敏。

 冬日的早晨,空氣中有些寒冷的薄霧,晨曦透過遒勁嶙峋的樹幹斜射下來,在楊敏的腳邊留下一個淡淡的影。

 江紫薰看向這個堅守心中那一份美好的感情,至死不渝的女人。張嫂說,楊敏是這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她是歐陽文羲的父親歐陽瑞的情人,大學同學,本來已經訂婚,卻在婚禮前夕傳出歐陽瑞與另外一個女人有染,而且已經懷有身孕的事情。

 這份愛得有多堅強,堅韌,堅持!

 纔會在遭受心愛男子

 的拋棄,眼睜睜看着他跟另外的女人私奔,卻還死心塌地的留在原地等候,即使那個男人死了,也還是多少年如一日的堅守那份摯愛,無怨無悔。

 白日裏看的更清楚,這個美麗高貴優雅的女人,也還是逃脫不了歲月車輪的無情碾壓,在眼角眉梢留下了蒼涼的印記。

 “小羲,我會努力勸說伯母的。”楊敏這話是對歐陽文羲說,溫柔嫺雅的眼神卻是看着江紫薰。

 知道她的意思,江紫薰感激的說:“謝謝。”

 楊敏走近她,笑着說:“小江,其實伯母遠遠沒有傳聞中那樣嚴酷,你,不用擔心。”

 但願如此吧。

 江紫薰沒有回答,只是回以甜美的一笑。

 目送載着歐陽文羲也江紫薰的汽車走出視野,楊敏掏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碼,接通後,有些急切的問:“老張,今日他怎樣?”

 一如既往的讓她希望破滅的回答:“老樣子。”

 別墅裏。

 “伯母,您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潘採筠沒有回答,看向從外面走進來身上還帶着冬日早晨寒意的楊敏,淡淡問:“走了嗎?”

 楊敏點了點頭。

 “敏兒,你覺得江紫薰怎麼樣?”

 “伯母您怎麼看?”楊敏察言觀色,多少年的相處,她看出來潘採筠對孫媳婦很不滿意。但是,她知道這種不滿意,似乎還有一個更爲重要的地方。這個女孩跟那個人,太像,太像。

 這麼些年,那個人,在這個家裏已經成爲禁忌。時間久了不提,也就跟真的不存在了一樣。如今上流社會的社交圈裏,那個人估計已經很少有人知道。

 “我怎樣看不重要,關鍵是小羲的看法。”

 潘採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明,楊敏非常詫異,卻立刻便發覺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裏的那一抹非常明顯的嘲諷意味。

 “敏兒,你恐怕不知道,小羲從三年前,還在英國唸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一點一點的將集團裏的產業抓到了手中,現而今集團的絕大部分股權已經在他手中。換言之,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爲歐陽家真正的當家人!可笑的是,我竟然被矇在鼓裏。”

 楊敏吃了一驚,即刻便聯想到這次歐陽文羲與江紫薰沒有經過潘採筠同意就結婚的事情,她坐過去柔聲勸慰,“這樣不好嗎?小羲這麼能幹,您不是一直都是這麼希望的嗎?”

 “沒錯,我是一直都是這樣希望的!這個孩子的確要比那一個能幹太多太多,可以說是天壤之別!他不僅把小羲會的那些學的很好很好,而且把我希望他學好的那些也學的很好很好!可是,我卻不希望他成爲一條狼,一條駕馭不了的狼!”

 “伯母,您想多了!小羲不會的!”

 “不會嗎?你可知道我不同意他娶江紫薰,他是怎麼跟我說的嗎?”潘採筠伸手狠狠捶着沙發,“他竟然說,這件事情只是通知我,沒有商量的意思!果真是翅膀硬了!早知道他是這樣的,當初說什麼也不會讓他繼任總裁!真是氣死我了……”

 接連不斷的嘶啞咳嗽聲傳來,楊敏俯低了身子,伸手輕輕拍着她的背。

 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看過她如此脆弱的樣子。歲月的車輪不會放過每一個從它腳下路過的人,只她即使白了滿頭烏髮,也還是一向都有女王般的自信,睥睨天下俯視衆生的傲然。從來未見她像此刻這樣,流露出風燭殘年的老態。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伯母,小羲,他不會的。每一次公司裏的重大決定,他都會恭敬的徵求您的意見,而且您的建議他全部都能無條件的採納,他……”

 “正是因爲這樣,我纔會被他給騙了!當年我那樣對他,不過才十八歲的孩子,沒有一滴淚,沒有半分求饒,僅僅三天時間便想通了一切。那個時候我就認爲他很不簡單,可是他一向恭順,不管我是訓斥他,嘲諷他,還是責難他,都始終很謙虛的接受。雖然我覺得這不像是真實的,但是時間長了,他一直如此,也就以爲那是真的。沒想到,他竟然……”

 “伯母,那不正是您希望看到的嗎?”一個喜怒不形於色,內心堅韌強大的繼承人。

 “咳咳咳……”潘採筠突然擡頭看了楊敏一眼,被她銳利的目光逼視,楊敏不由得低下了頭。

 “敏兒,其實你一直都是怪我的吧,小瑞的那件事情,你一直……”

 楊敏的眼皮跳了一下,脫口而出,“不,沒有!”聲音漸漸淡了,美麗的臉龐籠上一層深刻的哀傷,“其實那並不怪您,不怪您……”

 “是嗎?實際上我都在怪我自己!當年我不該那樣衝動……”

 “伯母,求求您,不要再說了……”

 “你果真還是怪我的!唉,算了!事情已經那樣了,不提了!”潘採筠因爲咳嗽陡然間嗆紅的臉色,慢慢復原,顫巍巍的抓住楊敏的手,眼圈泛了紅色,“敏兒,那,那個孩子,埋在哪裏?”

 回X城的路上,江紫薰接到了施敏的電話,小姑娘急的就快要哭的聲音:“我的天啦!紫薰,怎麼辦?怎麼辦?趙姐她,流了好多的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