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爸爸?

發佈時間: 2023-03-25 12:28:28
A+ A- 關燈 聽書

 七七看著面前的照片,上的人確實是媽媽,還有這個男人。

 難道,這個人真是自己的爸爸?

 昏迷前的記憶他記得不是很清楚,等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這個男人。

 他對自己很好,明明脾氣快要發作偏偏在剋制著。

 而且他一直叫他喊他爸爸。

 七七雖然年紀小,但很聰明,這個人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媽媽說,她會把爸爸帶回來的。

 可是他卻突然跑到自己面前,讓自己難以接受,他抿著小嘴兒,表情跟姜魚小時候調皮的時候如出一轍:「你叫陸朝衍嗎?」

 金則熠感覺心口被插了無數刀:「……」

 滅淵:「……」

 這孩子很有勇氣,簡直跟姜魚有的一拼,他要不要考慮給姜魚打個電話?

 金則熠好半天才緩過神來,用了十二萬分的力氣才壓制住自己體內的雷霆之怒,看著一旁忍笑的滅淵,登時說道:「你來這裡做什麼,別耽誤我跟兒子培養感情!」

 臉上大寫的刻了一個字,滾。

 深知他的脾氣,金則熠這麼丟臉的時候是絕對不希望被人看到的,滅淵看著七七,最終還是扭頭離開。

 沒關係,來日方長。

 以後有的是時間。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這一走發生了多大的變故。

 滅淵在外面思考了一下人生,姜魚正好打電話過來,姜魚問:「我在海城,你在哪兒?」

 「二師姐,你回來了!」這個消息讓滅淵激動不已:「我去告訴少主去。」

 「暫時不用說,我在老地方等你。」姜魚開口,依著她的脾氣肯定是殺上門找金則熠算賬。

 可她已經不是當年的姜魚,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七七。

 七七才三歲多,還是個孩子,如果能和平解決,她不願意動手。

 滅淵聽著她沒有感情的聲音,趕緊點頭:「我馬上來。」

 只要姜魚肯回來,少主肯定就開心,以前讓她回來,她死活不肯,現在她終於回來,這真是可喜可賀的一件事情。

 而房間里,金則熠看著眼睛烏黑明亮的七七,雖然受了傷,但是看著那雙眼睛都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帥小伙。

 金則熠從小到大什麼樣的事情沒做過,可是看著七七的眼睛。

 他發不了脾氣,也不敢用手段。

 只能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如炬,開口聲音溫柔的要命:「七七,你爸爸叫金則熠,不是陸朝衍,你看我跟你媽媽三年前就結婚了,你是我們的寶貝兒,我跟你媽有些誤會,她是故意騙你的。」

 七七狐疑的看著他,但是照片又不是假的,他雖然不認識字,但是認識媽媽。

 那是媽媽的臉。

 這沒有錯。

 可是,這個人真是爸爸嗎?

 爸爸不是叫陸朝衍嗎?

 七七的腦袋瓜子想不明白,他是孩子,不知道這些彎彎繞繞的事情,金則熠也不催他,很有耐心的等著他。

 第一次他有些感謝千虞靜,如果不是她,他恐怕這輩子都不知道姜魚有個孩子,他現在有這樣的機會。

 「兒子,別急,慢慢想,有什麼問題隨時問爸爸。」金則熠聲音很輕,怕打擾了七七的思路。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這時,卻有一個僕人來通知他:「少主,千小姐求見。」

 本來金則熠是不想見她的,但想了想,好歹這次千虞靜立了功,見她一次也未嘗不可。

 三年前,姜魚離開海城的時候,滅淵沒有想過有朝一日還能在海城再見到她。

 看到姜魚那一刻,滅淵熊撲過去:「二師姐,你可算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姜魚一雙濃黑如墨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清冷的寒意,她看著滅淵,從手機里調出一張照片:「你見過這個小男孩子嗎?他的名字叫七七,我的兒子。」

 滅淵自然沒有認出來這個孩子是誰,但是他認得七七這雙眼睛。

 跟姜魚一模一樣的眼睛。

 很黑,很純。

 像是上等的瑪瑙。

 好看到極致。

 滅淵眨了眨眼睛:「二師姐,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師弟給你接風洗塵,我現在給瘋子打電話讓他過來。」

 「他在哪兒?」

 看著滅淵的眼神兒,姜魚就知道他在想什麼,眼睛一眯,露出一些危險來。

 滅淵有些招架不住她的眼神兒,乾脆就招了:「在金門,不過你放心,你兒子現在很好。」

 姜魚的臉色一變。

 滅淵趕緊解釋:「二師姐,你放心,我們沒有對他做什麼。少主正在陪他玩,還……」

 說到這裡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生怕敗壞了金則熠光輝偉大的形象。

 「還什麼?」姜魚追問。

 滅淵急得不行,這個口沒遮攔的,把少主的糗事說出去,他還有活的希望嗎?

 眨了眨眼睛:「二師姐,沒什麼,這麼久不見,你就不想跟我喝兩杯?」

 「說。」

 糾結半天,滅淵跟小媳婦一樣糾糾結結的開口說道:「還著你們的結婚證,哄你兒子,讓他喊爸爸!」

 姜魚嘴角抽了抽。

 這個臭不要臉的,自己難道不會生兒子嗎,竟然讓她兒子喊他爸爸,臉真大!

 這個世界上又不是沒有女人了!想生,自個兒生去。

 特瞄的,好想揍他一頓。

 「麻蛋。這個臭不要臉的,勞資的兒子憑什麼叫他爸爸,勞資要弄死他去!」說著一副要跟金則熠大戰到底的模樣。

 滅淵趕緊摟住了她:「二師姐,小不忍則亂大謀,你冷靜點。跟少主說幾句好話說不定他就放人了。」

 滅淵可不敢跟姜魚說七七受傷的事情,如果說了,估計非抽死自己不成。

 姜魚要回去,滅淵不肯,非要各種浪浪浪。

 最後姜魚掀翻滅淵,上了他的跑車直接朝金門而去。

 留下滅淵一個人無語望天。

 姜魚三年不曾踏足金門,金門又換了這麼多人,看到她這張臉其實大家都不放行。

 她準備跟人打起來時,楓池姍姍來遲,才把她接了進去。

 姜魚也不道謝,長腿一邁,就朝金則熠住的地方跑去。

 她到的時候,金則熠已經懶洋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他面前不遠處,有一個籠子懸空而掛,下面是冒著煙氣的濃硫酸。

 而籠子里赫然就是她兒子,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