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金則熠的條件

發佈時間: 2023-03-25 12:28:43
A+ A- 關燈 聽書

 聞言,金則熠一笑,整個臉如同冰雪消融,美的傾國傾城,這樣的美無論如何都不該出現在一個男人身上,偏偏卻完美無缺的出現在他身上。

 而且,一點兒違和感都沒有。

 男人銀色的眸子里似乎閃過一絲微弱的笑意,如同繁星點點,又如同天上一顆星塵墜入他的眼睛里,美的令天下失色。

 那樣的美,就連女人都比不上。

 他看著姜魚,銀色的眸底似乎流露出一絲讚賞,或者該說是別的東西。

 很深,很沉,似海一般。

 深邃的令人心悸。

 偌大的房間里極靜,彷彿像是回到了小時候只有兩個人的練功房,就那樣慢悠悠的看著她,輕啟薄唇,開口:「小魚兒,你這麼聰明,又從小跟著我,難道不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嗎?」

 見姜魚抿了抿唇,眼底閃過一絲複雜之色,她才開口說道:「金門的少主一向無所不能,又豈會是我一個小小的姜魚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

 「小魚兒,你變了!」

 「對,我是變了,這三年,我無時無刻不在變化,因為我如果不變,如果我還一直對你死心踏地,那麼死的人會是我!」姜魚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底的紅色更重,像是泡在血水裡染過了一樣。

 「說真的,你還是覺得姜暖是我殺的。」看著她的樣子,金則熠突然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那一聲嘆息,像是在惋惜什麼一樣,可是金則熠那樣的人,又怎麼會懂得惋惜,他是天底下最最冷酷無情的人。

 他沒有心。

 他不懂憐憫,他亦不懂慈悲。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權勢,殺戮,別人的死活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心下慘然一笑,不知道為什麼,姜魚在那一刻生出了跟他同歸於盡的想法。

 她看著他,目光又凶又狠,如果是以前,在姜魚畏懼金則熠的情況下,她是不可能用這種眼神看金則熠的。

 因為她知道他的為人。

 可是現在,正因為她知道他的為人,她才這麼看他,因為他有一顆求死的心,如果救不回七七,她寧願是死:「我信與不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實的真相是怎麼樣的,廢話少說,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抓走七七吧,姜魚從來不會相信金則熠會做無用功。

 對於姜魚,金則熠還算幾分理解,他知道姜魚的xin子,乾脆開口說道:「小魚兒,說真的,你從來沒有相信我。」

 「你有什麼值得我相信的嗎?」姜魚不答反問。

 那一瞬間,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很多歲,他看著她,很久很久,久到時光彷彿靜止了一般:「咱們兩個好歹一起從小長大的,沒想到,我在你心目中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姜魚倔強的沒說話。

 眼神卻很是犀利,像是困獸隨時掙扎著逃跑,金則熠收回心底的雜念,突兀一笑:「你覺得,我做什麼事,不考量你的身手嗎?」

 這一點,姜魚同樣也想到了,她的目的不是營救一個傷痕纍纍的七七,同樣,也不會願意見到一個更為狼狽的她。

 她要走,就要把七七完好無損的帶走。

 開口的時嗓音很是無力,像是三年前初初發現陸朝衍成為植物人的時候,她一直以為對陸朝衍只有欺騙,利用,可那時候她才方知,這個男人確實已經把她放在了心上。

 心口裂開,眼眸笑意越來越濃重:「那你想做什麼?」

 「回到我身邊,我補你一場盛大的婚禮,這是我的條件,你好好考慮一下。」金則熠說的輕鬆,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的敲打在桌面上,一下一下,聽起來特別的有節奏:「還是說,你打算讓七七先死,然後再跟我拼個你死我活?」

 「小魚兒,據我了解,你不是那種會做吃虧買賣的人。」金則熠最後這句話落下的時候,嘴角微微一勾。

 他確實比自己了解自己,姜魚是不會做那種吃虧買賣的人,她這個人,會綜合所有最利用自己的形勢,然後判斷出怎麼樣才能用最小的代價拿到最大的結果,這就是她當年成為金門第一殺手的原因。

 只是三年之後再聽到這番話的時候,姜魚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很是陌生。

 陌生到這麼多年好象她從未認識他一般,以前,她心心念念想嫁給他的時候,他卻從未看她一眼。

 後來他突然說要娶她,但是條件卻是讓她到陸朝衍身邊做棋子,一旦成功之後,他就會給她一場盛大的婚禮。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當時她年少輕狂,又喜歡他喜歡到無法自拔。

 聽到他肯娶她就心心念念的答應了,以為任務結束就能做他的新娘,可是卻沒有想到,民結束,任務沒有,什麼都沒有,唯一的真相就是他故意利用了她。

 他怎麼可能娶她,金家的少主怎麼可能娶一個被人穿過的破鞋。

 那時候,姜魚只覺得天塌了。

 從小的信仰,就那麼沒了。

 大殿之中,安靜無聲,姜魚看著他,就那麼看著他,那目光清冷的讓金則熠覺得害怕。

 彷彿姜魚離自己很遠一樣,遠到他再也碰觸不到他。

 「你說的對,我確實不是那種讓自己吃虧的人。」姜魚開口說道,聲音冷的像是冰碴子一樣:「是不是只要我同意結婚,你就會讓七七完好無損。」

 她這麼問的時候,金則熠眼底閃過一絲光亮:「當然,我一向說話算話。」

 「那好——」姜魚動了動嘴唇,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

 突然一道聲音卻遠遠的從殿外遠遠傳來:「聽說二師姐回來了,我可是好久沒有看到二師姐了,二師姐,別來無恙啊!」

 聽到這道聲音就知道是誰來了,不知道為什麼,姜魚皺了皺眉,大概是因為她跟千虞靜從小不和的原因。

 完全沒有任何理由的討厭。

 這時卻見一道紅影妖嬈萬千的走了進來,臉上還是那張精緻無比的面具,紅唇如同烈焰一般,美到極致。

 只是面具下的那雙眼睛卻充滿惡毒,此時此刻卻笑意盈盈的看著姜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