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弄死這個野種

發佈時間: 2023-03-17 04:46:21
A+ A- 關燈 聽書

 何宇沉默了好一會,似乎有些尷尬,「對不起歡歡,我不知道。」

 我搖了搖頭,「你事情多,不怪你。」

 「現在我沒去看看他們吧,錢的事,我來處理。」何宇急匆匆的就去拿外套,直接就走。

 他看到我走的慢,眼睛落在我肚子上,又走過來,牽住了我的手。

 我們到一樓的時候,大廳里已經多了三四個保安了,他們原本圍在一起,不知道在討論什麼,眉飛色舞的。

 看到我們的時候,幾個人分開了。

 那個保安恭恭敬敬的向何宇打招呼,「何總,要出去啊?」

 何宇點了點頭,那個保安不死心的繼續問:「好起來你們很著急啊,要去哪啊?」

 何宇依舊扶著我,看都沒看他,「去醫院。」

 何宇帶著我到醫院的時候,我爸正拉著我媽從病房裡走出來,短短的幾天時間,她瘦的更厲害了,臉頰都有些凹陷了。

 他們看到我身邊的何宇的時候,臉上浮現了一絲喜悅。

 「老婆子,何先生來看你了。」我爸很高興,想上前和何宇打電話,又不敢放開我媽/的手。

 何宇急急忙忙走上前去,「叔叔阿姨,你們來南城,我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阿姨生病了,真是粗心大意。」

 我爸搖了搖頭,「你事情多,原本歡歡她媽生病這事也不該麻煩你的。」

 兩人寒暄了幾句,我爸又扶著我媽回到了病房裡,大概說了我媽/的情況之後,何宇臨走前塞給我一張卡。

 我拿著那張卡,心裡突然很不是滋味。

 晚上回去的時候,秦陌遠有些春風得意,看著我笑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

 才過了三天,何宇包養情婦,情婦還懷孕了的事情,在南城傳的沸沸揚揚。

 我不看南城那個新聞八卦,之所以知道那個消息,還是秦陌遠拿著南城時報給我看的。

 上面有兩張照片,一張是我和何宇相攜離開公司時的背影,還有一張是何宇扶著我進入醫院,上台階時我們微微低頭,似乎靠在一起的照片,看得出開,他很小心翼翼。

 兩張照片的角度都選的很好,看不到我的臉。

 「小歡啊,你這次做得很好。」秦陌遠開心的不行。

 我點了點頭,看著報道的內容,心裡亂七八糟的。

 原本我去找何宇,就是秦陌遠讓我去的,本來一個電話就解決的事情,我偏偏跑到那裡去,就是為了高調的出現在何宇的身邊,在南城,永遠不乏好事的人。

 我挺著個大肚子去找何宇,他對我態度親昵,帶我到他個人的辦公室,隨後又帶著我去了醫院,就算是不知道真相的人,都會往那邊想。

 出這個新聞的人,想必也是和秦陌遠通過氣的,否則照片不會選的那麼模糊。

 晚上我躺在床上,很久都睡不著,想到曾經何宇對我的好,以及白天他塞給我的卡,我心裡就很難受。

 何宇曾經是選擇放棄了我,可是他把我從那個地方帶出來,我應該報答他的,現在我選擇對他下手……

 我腦子裡亂的不行,也沒管幾點,拿起手機就撥通了孫曼霜的電話。

 孫曼霜的電話響了幾聲接通了,她的聲音很小,「歡歡,什麼事?」

 「孫姐姐,何宇包養情婦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孫曼霜的呼吸停滯了一下,「我看了報紙,那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嗎?澄清一下就行。」

 「不是……秦陌遠讓我去的,他說要解決李菲菲。」

 「解決李菲菲?」孫曼霜有些疑惑,「解決李菲菲我們是不直接朝她下手,這針對的人是何宇啊。」

 我其實也想不通,秦陌遠又沒和我解釋,我迷迷糊糊的就聽他的,跑去找了何宇。

 說孩子姓何,讓他陪我去醫院看我父母,都是秦陌遠的主意。

 「歡歡,這次秦陌遠要針對的不是李菲菲,是何宇,你被秦陌遠利用了。」孫曼霜一語道破。

 我瞬間彷彿醍醐灌頂,秦陌遠說針對的人是何宇,我一定會心軟,但是我恨李菲菲和李弘文,就一定會答應他的安排。

 我就說秦陌遠的心思縝密的讓人害怕。

 「孫姐姐,我該怎麼辦?」我手有些發抖。

 「靜觀其變。」孫曼霜說完之後急急忙忙說自己要掛了,就掛斷了電話。

 她掛斷電話之前,我似乎聽到電話那頭陳子豪叫孫曼霜的聲音。

 我有些六神無主,躺在床上很久才睡著,做了些光怪陸離的夢,醒過來的時候眼皮子重的幾乎睜不開眼睛。

 我下樓吃早餐,管家說秦陌遠大早上的就出去了,似乎有事要做。

 我剛打算上樓看看新聞里都是怎麼報道我和何宇的,秦雨居然進來了。

 她趾高氣昂的走到了客廳里,完全無視了我,看向管家,「爺爺呢?」

 「出去辦事了。」

 「那我等他。」秦雨說著就要坐下去,管家卻一下子擋在了她面前。

 「小姐,不好意思,老爺說你不許在這裡停留。」

 「什麼意思?」秦雨瞬間跳腳,瞪著管家,「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占著爺爺不在欺負我!」

 管家攤了攤手,「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打電話問老爺。」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秦雨憤憤的要走,看到我的時候似乎有些不甘心,翻了個白眼,「何歡,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

 我看著她,直接不想理她,朝著樓上就走。

 我才走到樓梯口,秦雨一下子衝過來,猛地抓住了我的頭髮,往後一扯。

 我剛剛踏上一級階梯,她那一扯,瞬間腳下一個踉蹌,猛地踩空了,人也朝著樓梯上摔下去。

 我急急忙忙去抓扶手,卻根本來不及。

 肚子一下子磕在樓梯上,在劇痛傳來的瞬間,下體一陣溫熱。

 「夫人!」管家一聲爆喝,瞬間慌了神。

 「送我去……醫院……」簡單的五個字,用盡了我全身到了力氣,額頭上的冷汗也順著臉頰滴到了地上。

 我實在太疼了,幾乎暈厥,根本沒時間去管秦雨。

 管家衝出去叫人,我癱坐在樓梯上,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亂晃,秦雨帶著恨意的吼道:「我今天就弄死這個野種!」

 她大吼中,一腳踢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在暈厥前抬手護住肚子,耳畔似乎傳來了秦風的爆喝聲,緊接著就墜入了無盡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