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不可能再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3-03-17 04:46:57
A+ A- 關燈 聽書

 我還沒醒過來的時候就覺得身邊很吵,似乎有很多人湊在我耳朵旁說話。

 我費力的睜開眼睛,才看到是秦陌遠在訓斥秦雨。

 秦陌遠的臉色很難看,秦雨低著頭嚶嚶嚶的哭,我頭有些疼,抬手想捏一捏眉心,手一動小腹就疼的厲害。

 我猛然間想到自己摔倒的時候磕到的是肚子,趕緊伸手去摸。

 當手摸到肚子的時候,我瞬間彷彿五雷轟頂,猛地坐起身來掀開了被子。

 我的肚子被繃帶纏著,繃帶上有不少血跡,白色的繃帶襯托著鮮紅的血,顯得觸目驚心。

 但是這不是我讓我最震驚的事情,讓我無法接受的是,我原本鼓著的肚皮,此時平坦無比。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突然伸手想扯開紗布,我想撓開自己的肚皮看一看,我的孩子還在不在裡面。

 我剛剛扯開了紗布的一角,秦風就沖了過來。

 「何歡!你瘋了嗎?」他的聲音帶著我無盡的怒氣,彷彿平地一聲驚雷,在我耳畔傳來。

 我不管不顧,繼續去扯紗布。

 「啪!」秦風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劇痛傳來,我愣了一下,才發現肚皮火辣辣的,除了痛,沒有其他感覺。

 「秦風,你告訴我,我的孩子還在,是不是?」我抬頭看他。

 他臉上劃過一絲不忍,「何歡,孩子沒了。」

 「不!我不信!」我一下子跳起來,卻扯到肚皮上的傷口,疼的我眼淚反射xin的就流了下來。

 「何歡!你給我冷靜一下!」秦風急急忙忙的跳上床,一下子按住了我。

 我掙扎了好幾下,幾乎不敢相信,那個和我素未謀面的孩子,就這麼沒了。

 我抬手去摸自己的肚皮,一摸一把血。

 看著自己滿手都是血,我一口氣上不來,眼前一黑,又沒了意識。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不知道過了多久,陪在我病房裡的不僅僅有秦陌遠、秦風,還有我爸和秦雨。

 我爸看到我醒了,急急忙忙就衝過來,「歡歡!」

 我一看到我爸,眼淚刷的就流了出來,「爸爸,我的孩子沒了。」

 我爸趕緊抬手擦掉我的眼淚,「傻孩子,別哭了,孩子還會再有的。」

 「再有?何歡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懷孕了!」秦雨嘴角掛著一抹得意,那眼神似乎做了什麼暢快的大事。

 「你說什麼?」我不敢相信,直接看向秦風。

 秦風看著我沒有說話,但是和直接告訴我是的,又有什麼區別?我的眼淚瞬間反射xin的流了下來。

 我還這麼年輕,我就沒有孩子了?我的頭又是一陣劇痛,疼的我似乎能聽到骨頭開裂的聲音。

 「啊……」我抬手使勁的敲打著頭,卻半點都沒減緩。

 「歡歡!歡歡!」我爸的聲音彷彿從天際傳來,很遙遠。

 醫生衝進來不知道給我打了什麼針水,過了一會頭居然不疼了。

 我抬頭看去,除了我爸和秦風滿頭大汗一臉緊張的看著我,秦陌遠和秦雨純屬看熱鬧。

 看到秦陌遠一臉淡然的站在那裡,我突然有些惴惴不安。

 秦陌遠對我好,是想養著我肚子里的孩子,將來能夠對付顧安熙,可是現在孩子沒了,他還有必要再對我好嗎?

 「歡歡,你怎麼樣?」我爸抬手擦掉了我額頭上的汗。

 我沖他扯出一個笑,「好多了。」

 他終於鬆了一口氣,抬手擦掉了自己臉上的汗水。

 隨著我爸的動作,我才仔細的打量著他的臉,他臉上滿是風霜的痕迹,幾乎沒有半點年輕時候的意氣風發了。

 我看過我父母的結婚證,我媽年輕時候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我的長相隨她。

 我爸年輕的時候有些瘦骨嶙峋的感覺,但是眉眼間全是桀驁不馴的傲氣。

 原本他們可以安安穩穩的相伴到老,卻為我提心弔膽了大半輩子。

 「爸爸,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我爸搖了搖頭,剛想說點什麼,手機就響了。

 他看到來電顯示是醫院的時候,眼睛瞬間瞪大,「醫生……」

 「快回來!病人吐血暈厥了,急需手術!」我爸的手機是個老年機,所以聲音很大,我們聽的清清楚楚。

 他一聽,立刻抬腳就急匆匆的往外跑,臨出門的時候回頭看我,「歡歡,我先去看你媽!你先休息,不要擔心!」

 看著我爸消失在門口,我也坐不住,看向秦風,「我要去看我媽!」

 「不行!你現在不能下床!」一個醫生立刻盯著我。

 我不看她,直接看向秦風,「秦風,你知道的,如果我不去,我會一輩子都放不下的。」

 秦風微微嘆了口氣,「護士,有輪椅嗎?」

 醫生愣了一下,「病人做過剖腹手術,扯到傷口會大流血的!」

 秦風沒有回答她,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那個醫生愣了一下,「既然你們堅持,那就去吧,但是,病人要是出事,醫院可不負責!」

 秦風推著我到了我媽住院的那個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以後了,我們直接去手術室,才看了走廊里,我就看到我爸孤零零的蹲在走道里。

 他背靠著牆,整個人縮著一團,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手術室的門。

 「爸爸。」看到他那個樣子,我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流了出來。

 他猛地站起來,如夢初醒一般,「歡歡,你才做完手術,不能亂跑!」

 我看著我爸,「爸爸,要是我媽出事了,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我爸沉沉的嘆了一口氣,「你媽一輩子沒做過壞事,一定會平安出來的。」

 我點了點頭,只能祈禱一切平安。

 不一會,一個護士出來了,我爸急急忙忙衝上去,「怎麼樣?病人怎麼樣?」

 那個護士涼涼的瞥了我爸一眼,「你是病人的家屬?」

 我爸點了點頭,她繼續說:「把醫藥費交一下。」

 我爸愣了一下,「交多少?」

 「五萬。」

 我爸一下子僵住了,緩緩轉頭看向我。

 我嘆了口氣,「能不能待會再交?現在卡沒帶在身上。」

 「喲喲喲,拖醫藥費的理由我見多了,沒帶卡這個理由我聽得耳朵都長繭子了!住院是有錢人的專利,沒錢?那就滾蛋!」

 「你!」我爸氣的臉色發黑,但是一句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來。

 「我什麼我,你們這些人,沒錢了為什麼不找個角落等死?或者乾脆買瓶農藥喝下去一了百了?在醫院裡苟延殘喘的算什麼?你們當醫院是免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