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我們都儘力在表演

發佈時間: 2023-03-17 04:48:27
A+ A- 關燈 聽書

 我放不下我父母,他們還在南城,所以我沒辦法什麼都不管的和何宇離開。

 我看得出來,何宇也是一樣。

 他和我坐上動車之後,靠在車窗上看著窗外飛速而過的景色發獃。

 我想和他說,既然沒辦法放下一切,那就留下吧。

 可是我怎麼都無法開口。

 在動車上,身邊都是靠在一起睡覺,或者小聲交談的人,像何宇我們倆這樣一句話不說,舉止也不親密的,只有陌生人。

 我睜著眼神出神,手機已經關機了,李菲菲聯繫不上我,會不會去找我爸?秦陌遠沒了我的消息,會不會也去找我爸?

 我心亂如麻,站起身,原本想和何宇解釋我要去上廁所的,沒想到他壓根沒發現我站起來了。

 我挪到廁所里,趕緊開機,一打開就收到李菲菲的簡訊:何歡,你跑,你隨便跑,我父母還在南城,你覺得,我讓他們生不如死需要多長時間?

 我手一抖,手機差點掉在地上,趕緊撥通了李菲菲的手機。

 「何歡,你猜我現在在哪裡?」李菲菲發聲音里儘是得意。

 「李菲菲,我不想和何宇發生什麼,你也看的出來,他放不下南城的一切,現在我們在動車上,我不敢當著他的面給你打電話,有什麼事能不能等他冷靜下來,從長計議?」

 「哈……」李菲菲不屑,冷笑道:「你既然知道自己沒有勝算,還敢在我面前囂張?」

 我不想和她浪費口水,「你說吧,你想怎麼樣?」

 「何歡,你告訴我,你肚子里的那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李菲菲居然糾結這個,「秦陌遠的。」

 「你當我傻?那個老東西還有這個能耐?」

 李菲菲一語戳破,我也不想否認,「的確,孩子不是秦陌遠的,但是想在孩子都沒了,糾結這個還有意思嗎?」

 「當然有意思,來,說來聽聽,孩子是誰的?」

 「何宇的。」我不知道為什麼,連猶豫都沒有,直接把鍋丟到何宇身上。

 「不可能!」李菲菲尖叫了一聲,顯然不願意相信。

 但是她反應越大,越說明她信了。

 我淡然的笑了一聲,「信不信是你的事。」

 李菲菲沉默了很久,「何歡,我現在在醫院門口。」

 「你可以進去,我父母都能接受我和秦陌遠訂婚,甚至未婚先孕,難道還不能接受我和何宇私奔?」我故意加重了私奔兩個字。

 「算你狠!」李菲菲咬牙切齒。

 「李菲菲,你只要答應我,不要打擾我父母,我保證明天早上何宇就回南城。」我其實也是在賭,賭李菲菲不捨得何宇。

 我在南城的事情,我父母到底知道的太少,李菲菲又是個喜歡惹事的人,到時候要是她把我在場子里待過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一番,怕是我爸我媽真的會奔潰。

 李菲菲好一會沒說話,似乎在思考,我怕她不接受我的建議,直接說:「我聽秦陌遠說,何宇已經掌握了你們家三分之二的股權,如果他不回去,怕是你父親都拿他無可奈何吧?」

 「哼!」李菲菲冷哼了一聲沒答話。

 「不說別的,就何宇和我離開南城這件事,你父親也不知道吧?他要是知道了,估計也不會給你好果子吃吧?」我太了解李菲菲,她最愛的是何宇,但是最怕的就是李弘文。

 「何歡,明天早上我要是看不到何宇回來,你就等著身敗名裂吧!」李菲菲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www.power8888.com 蜜雪言情小說網

 我拿著手機心裡很不是滋味,我答應李菲菲明天早上就帶何宇回南城,如果他不願意怎麼辦?

 我頭有些疼,甩了甩頭洗了個手就出去,才打開門就看到何宇站在門口。

 我猛地看到他,突然就很心虛,不知道我和李菲菲說的那些話,他聽到沒有……

 我乾笑了一聲,「哥哥,你也來上廁所?」

 我以為何宇多多少少會給我些面子,沒想到他直接說:「我看你來的時間太久,不放心就過來看看。」

 我看著他,等待他的下文。

 他看了我一眼轉身就走,我有些懵了,也只是訕訕的跟上去,我才跟著他走了幾步路,他突然停下腳步,我差點撞到他的後背,趕緊穩住身形,他的聲音就幽幽的傳來,聲音很小,似乎被風吹得支離破碎,「何歡,你打算怎麼讓我明早上就回南城?」

 何歡?在我記憶里,這是何宇第二次連名帶姓的叫我。

 前一次時隔太久,我只記得大約是我打了李菲菲那次,也或許不是。

 我張了張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何宇冷笑了一聲大踏步離開,我站在原地,整個人都回不過神來。

 我猶豫了很久才回到座位上,何宇閉著眼睛半靠在車窗上,眉頭微蹙,一看就知道沒睡著。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坐下去,也學著他閉著眼睛假寐。

 我本意是閉著眼睛想事情,沒想到居然真的睡過去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動車已經到站了。

 何宇伸手來牽我的手,似乎之前在衛生間門口對峙的不是我們兩一樣。

 何宇牽著我的手,一下車就問我要不要吃這個,要不要吃那個,弄得我手足無措,最後我手上還是雜七雜八的拿了一大堆吃食。

 何宇一路上拉著我介紹那個城市的典故,以及每一個老店的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他樂此不疲。

 我知道,我們倆心裡都有事,他一直不是個話多的人,突然拉著我說了這麼多話,就是為了掩飾住他心底的不舒服。

 我極力的配合他的表演,到了酒店訂了兩間房間,他指著房間的窗口,和我說站在窗口就能看到外面的一個湖,那個湖比南城的藍湖有名。

 「比藍湖有名?那我以前似乎沒聽說過這個湖啊?」我的確沒聽過,儘力的表現出自己的好奇。

 何宇原本臉上帶著笑的看著窗口,轉頭看我的時候,臉上的笑慢慢凝固,最後消失不見。

 「歡歡,我們是不是再也回不到從前了?」何宇的一句話,終於打破了我們倆之前用盡全身力氣的表演。